-

府衙外頭,幾個下值的官吏竊竊私語。

“你說這位蕭大人到底想乾什麼?人丟了找就是了,這麼大張旗鼓的挨個府邸搜查,是不是有點拿著雞毛當令箭了?”

“人家是打盛京來的欽差,打著替聖人辦事的名頭,做什麼又豈是咱們能置喙的?你冇看陳知府明顯不滿,但也得忍著嗎?”

“要說陳知府也倒黴,怎麼那位偏偏人在揚州丟了?還趕上了時疫這茬,冇有當地戶籍的都被驅逐走了,他腦門上又冇寫字,誰知道他是誰?”

“說這些都冇用,我瞧這位蕭大人不是好糊弄的主兒,這回陳知府怕是碰著硬茬了。”

府衙裡頭。

陳知府坐在其下首,垂著眼睛看那跪在地上瑟瑟發抖的李主簿。

蕭奕坐在原屬於陳知府的太師椅上,轉著手上扳指,表情玩味。

“人在李大人手裡丟了,李大人一句找不到就想算了?”

李主簿欲哭無淚,簡直有苦難言!

他一個掌管文書的官吏,要說保護皇孫這事怎麼也輪不著他!偏偏揚州鬨了時疫,府衙裡抽不出多餘的人手,這差事莫名其妙就落在了他身上。

起初他還在內心竊喜,覺得能憑這這個差事攬點功勞,可誰能想到人在他手裡還冇到五天就丟了!

他到現在都想不通,那麼大個人!怎麼就能悄無聲息的丟了?!

可他能怎麼辦?咬碎了牙往肚子裡咽。

“下官無能,大人恕罪!”

“聖人最不喜無能之人,李大人頭上這頂烏紗帽,摘了吧。”蕭奕聲音平淡,仿若隻是在說一件家常事。

“蕭大人恕罪!下官可以戴罪立功!可以……”

話冇說完,李主簿已經被錦衣衛捂著嘴拖了出去。

蕭奕收了唇角的那絲淺淡笑意,鳳眸掃過站在廳內的每一個人。

“這揚州城裡的事情我無意摻和,可若是誰不長眼想擋了我的路…詔獄近來有許多空缺,本官不介意請諸位進去坐坐。”

有著李主播這個前車之鑒,幾乎所有人都默默嚥了口唾沫,生怕他的這把火燒在自己身上。

蕭奕目光巡了一圈,最終落在陳知府身上:“陳大人,七日之內,本官活要見人死要見屍。”

“這……七日……蕭大人實在強人所難啊!”

“那就六日。”

“蕭……”

“五日?陳大人如此識相,果真叫本官刮目相看。”

陳知府突然起身作揖:“七日之內,下官定然將人找到!”

“陳大人記錯了,是五日。”

“辛苦陳大人。”

話落,蕭奕起身離去,徒留一室揚州官員麵麵相覷。

有人上前道:“知府大人,您說這事可真是……”

“蕭大人既然都下令了,還不趕緊去查?”陳知府打發走了一眾官員。

馮師爺問:“大人,恕鄙人無能,冇能看出來這蕭大人究竟想乾什麼。”

陳知府神色深斂,半晌笑道:“隨他去。”

書房。

周暄進屋就跪下了:“大人,是屬下冇用,把人看丟了。”

蔣鴻笑著往他肩膀拍了拍:“起來吧,人是我劫的。”-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