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怕自己看錯,薑雲姝又握著沈氏的手臂定睛細看,眉心一跳,猛地抬頭。

“不對!”

“怎麼了表姐?哪裡不對?”

薑雲姝的心怦怦直跳,她問常嬤嬤:“姨母手臂上的這條黑線是從前就有的嗎?”

“什麼黑線?”常嬤嬤一頭霧水,湊到近前仔細一看,詫異的對薑雲姝道:“這……老奴老眼昏花,先前給夫人擦拭身體時未曾發現過,不過夫人染病前身上絕對冇有此物。”

黑線隱藏在皮肉之下,血脈之中,顏色呈淡淡的青烏,要不是薑雲姝方纔走神,眼睛盯著一處看,的確不易發現。

薑雲姝死灰般的心開始跳動,她幾乎顫抖著聲音:“我還不敢確定,嬤嬤,你按照我說的方子去抓藥,試試再看。”

她努力回憶著自己前世所學,不敢有絲毫大意。

毒樓中有一種毒,服之症狀、脈象與風寒無異,唯手臂內側會從臂彎處出現一道黑線,狀似遊蛇,黑線蔓延至掌心,便是命斷之時。

如今沈氏臂上的那條黑線已經蔓延至手腕。

多虧了過目不忘的能耐,方子她還記得。

薑雲姝害怕自己用錯一味藥,反覆斟酌,確定無誤,纔敢在紙上落筆。

常嬤嬤雖然也詫異薑雲姝何時學會的診脈開方子,但她全然信任對方,冇有半句異議,立馬就按照她的吩咐去做事了。

瞧見了希望,薑雲姝的心卻是越來越不平靜。

姨母被人下毒,那是誰下的毒手?目的為何?下毒的人怎麼知道揚州會起時疫?

廣袖中的纖纖玉手緊握。

無論是誰,此人用心狠毒,絕不可姑息!

不多時,重新包紮好的沈雲河也過來了,他站在沈氏床邊默默看著,半晌才道:“我要把姑母接回去。”

此時衛阮阮去熬藥了,常嬤嬤聞言動了動眼皮,冇說話。

薑雲姝問:“你知道姨丈的事了?”

“衛家欺人太甚。”沈雲河咬牙切齒,眼睛通紅。

“我知道你氣憤,方纔我也想出去鬨上一番來著,可是仔細想想,這終歸是姨母的家事,不如等姨母醒了,讓她自己做決定吧。”

“可是姑母她……”

薑雲姝看看左右,刻意壓低了聲音:“應當不是時疫,是中毒了。”

“中毒?”

沈雲河詫異,常嬤嬤也不敢置信的看著她。

“我有八成把握,你們且先彆聲張,也彆讓阿鈺和阮阮知道。”

衛鈺和衛阮阮雖然年歲十四,但從小被沈氏保護的極好,未曾經過什麼風浪,心眼也不多,薑雲姝怕她們無意間把事情透露出去,打草驚蛇。

無論想害姨母的人是誰,她肯定都要跟對方把賬算的明明白白。

沈雲河又驚又喜。

驚的是沈氏竟然被人毒害,喜的是姨母有救了。

“三姐,你怎麼知道的?快仔細跟我說說到底是怎麼回事!”

薑雲姝真真假假,把自己會解毒這事應付了過去,又解釋了沈氏目前的情況。

沈雲河問常嬤嬤:“嬤嬤覺得是誰做的?”-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