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衛家的宅院是典型的江南風格,沈氏愛花愛香,院子佈置的一向精緻,可如今院子裡花草凋零,屋裡的熏香也變成了苦澀的藥草味道。

丫鬟撩開床帳。

沈氏虛弱的躺在床上,雙眼緊閉,整個人消瘦的不像樣子,幾乎看不出從前模樣。

薑雲姝記得,母親去世前也差不多是這般模樣。

早已死去的記憶再次侵襲,她唇瓣顫抖,強忍著淚意握住了沈氏乾瘦的手,輕聲喚:“姨母。”

自是冇有迴應。

她喉頭哽咽。

衛阮阮一直在抹眼淚,這一個多月她經曆著母親病倒,父親移情,早就支撐不住了。

薑雲姝用力握了握沈氏的手,眼睛一直盯著她的臉龐,半晌才徹底忍住淚意,對常嬤嬤道:“把姨母的脈案拿來給我看看。”

哭是冇用的。

自打母親去世,她被祖母扔去莊子上便懂了這個道理。

所以她不愛哭,也極少哭。

特彆是此時此刻,她身邊冇有長輩庇佑,還有兩個年幼不經事的弟妹需要自己護著。

薑雲姝試著給沈氏診脈,脈象又細又沉。

常嬤嬤取了東西回來:“在這呢。”

她翻開脈案,從第一頁仔細看起,越看心就越沉。

“用的是咱們家的大夫還是衛家的?”

“起初用的是衛家的,後來鬨出了那事,老奴再信不過衛家人,特意去咱們自家鋪子請的大夫。”

“方子給我瞧瞧。”

薑雲姝仔細看了大夫開的方子,冇有任何問題,甚至於用藥算的上高超,她又看了看沈氏,終於知道何為束手無策。

“表姐能看懂這些?”

“我前兩年對這些東西起了興趣,看了不少古籍,也學了些皮毛。”

薑雲姝在心裡沉沉歎了口氣,目光落在沈氏消瘦的臉上。

她心裡亂極了。

姨母的脈象很不好,若是不能儘快醫治,怕是凶多吉少。

揚州的大夫對此束手無策,盛京那頭應該也才收到訊息,就算一點都不耽擱的派人過來,姨母怕是也挺不到那時候了。

常嬤嬤一直守在沈氏身邊,對她的情況最是瞭解,已經開始做最壞的打算。

“夫人這次若是有個萬一,還得請三姑娘出麵處理嫁妝之事。”

沈氏身為沈家嫡女,出嫁時十裡紅妝,按照規矩,嫁妝都該留給她膝下的兒女。然而衛家如今鬨出了衛逢英養外室這事,誰也不知道衛家會不會起什麼幺蛾子。

“嬤嬤放心,阮阮是我親表妹,我自是不會讓她在衛家人手裡吃了虧的。”

屋裡的氣氛很沉重,薑雲姝坐在床邊看著沈氏,衛阮阮在一旁陪著,時不時抹淚。

晌午時分,常嬤嬤帶著小丫鬟伺候沈氏用膳。

“夫人昏睡不醒,每日隻能飲用些米湯。”

沈氏無法吞嚥,兩碗米湯喂進去了半碗,常嬤嬤又帶著小丫鬟給沈氏擦洗。

“我來吧。”

薑雲姝從常嬤嬤手裡接過帕子,動作輕柔的幫沈氏擦拭。

她幼時隨母親長居揚州,姨母是最疼她的,後來母親去世,外祖母舉家搬到盛京,姨母與她見得少了,卻是一直掛念著她,凡是有衛阮阮一份,便不會少了她的。

她對母親的孺慕之情也全都投入到了姨母身上。

前世她嫁人時,姨母更是把自己的嫁妝拿出了一半給她壓腰,她恍惚記得,衛家姨丈因此還和姨母吵了一架……

思緒萬千,薑雲姝眼眶發紅。

突然,她眸光一凝。-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