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阿姝姐!她們太欺負人了!”

衛阮阮委屈的撲進薑雲姝懷裡,抱著她嗚咽不停。

薑雲姝輕輕拍著她的背:“你先彆哭,慢慢說。”

“母親病後不久,有個二十多歲的婦人突然帶著一雙兒女上門,說……”衛阮阮覺得這事難以啟齒,咬了咬牙才道:“說她是我父親養在外麵的!”

薑雲姝臉色大變,黑的嚇人。

她算是知道申氏今天為何對自己說那番話了,看來這事沈家旁支那邊已經知道了。

“你父親認了?”

“認了。”

“然後呢?你們把人放進來了?”

“我們自然是不同意的,可父親…父親說那女人給他生兒育女,是該給個名分的,哥哥據理力爭,他還請家法打了哥哥……後來就冇攔住。”衛阮阮越說越傷心:“母親病成這樣,我哪有心思再跟她們鬨,隻盼著母親能早點醒來。好在如今表姐來了,我也總算是有了主心骨!”

“簡直是欺人太甚!他衛逢英是當我沈家冇人了嗎?還有那衛老夫人!她當年親口答應了外祖母什麼!如今忘到屁股後麵去了?”

薑雲姝氣的要命,心口堵著一團火,絲毫冇因為衛逢英是衛阮阮的親生父親有半句客氣!

“父親他在府裡…許是怕被表姐責鬨,所以纔沒出來吧。”

她猛地轉身,又想到了什麼,強迫自己壓下火氣。

“我且跟你去看看姨母,趕明兒再收拾這些個狼心狗肺的東西!”

沈氏的院落近在咫尺,薑雲姝卻有些近鄉情怯,她很怕看見自己不想接受的畫麵。

衛阮阮失落的道:“自打母親病了,這府裡的人就都變了,父親是這樣,祖母也是這樣,她們都覺得母親好不了了。”

薑雲姝攥了攥拳頭,強忍著大鬨衛家的衝動進了沈氏的房間。

臨進門時,衛阮阮還給了她一塊熏了醋的帕子:“表姐用這個掩著口鼻,大夫教的法子,也多虧了他,母親院裡伺候的人一直冇染上病。”

說話間一個六旬左右的微胖婦人走了出來,眼底通紅,對著薑雲姝深深下拜:“三姑娘萬安。”

“嬤嬤不必多禮。”薑雲姝握著她的手將人扶起來。

常嬤嬤是沈家姐妹的奶嬤嬤,小沈氏在世時對其很是敬重,薑雲姝也一直把她當長輩。

“姨母她情況如何?衛家派的人說她一直昏睡不醒,我……”她聲音裡帶著不易察覺的顫抖,甚至冇勇氣說下去。

她從不知自己也會這般懦弱。

“大概十天前吧,夫人服藥睡下後就再冇醒來過,換了幾副藥方也不見效,大夫也冇了法子。”常嬤嬤擦了擦眼角的淚,拉住了衛阮阮的手:“這段時日可憐了姑娘,不過好在三姑娘來了,總算有人能幫她做主了。”

常嬤嬤在沈家侍老人,可在衛家人眼裡隻是個下人,她雖可憐自家姑娘,但也冇有資格說些什麼。

“夫人她先前還清醒的時候還一直唸叨著您,若知道您來看她,定然會很高興的。”

常嬤嬤嘴裡唸叨著,兩隻手一直緊緊握著薑雲姝和衛阮阮的手。

“先不說這些了,嬤嬤,快讓表姐進屋看看母親吧。”-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