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衛阮阮聽著這話,想著病入膏肓的母親,眼淚忍不住啪嗒啪嗒的往下掉。

衛玲兒又撇撇嘴。

那邊衛老夫人問過薑雲姝沈老夫人的身體,掏出帕子擦了擦並不濕潤的眼角:“你姨母也是個命苦的……好孩子,你先去看看她吧。”

“老夫人歇著,我過後再來陪您說話。”

場麵話終於說完了,薑雲姝剛轉身,就聽見了一道尖酸刻薄的女聲:“是啊,薑姑娘趕緊去看看吧,二伯母如今這般境況,也不知還能見著幾麵了。”

衛阮阮氣的不輕,紅著眼睛看過去。

薑雲姝直接落了臉色,瞪了過去:“衛玲兒!會說話你就說!不會說話你就把嘴給我閉上!再敢咒我姨母半句,我扒了你的皮做燈籠!”

衛玲兒被嚇了一跳,抓住了身邊母親三夫人楊氏的手。

呂氏訕笑:“玲兒年紀小,說話不過腦子,她肯定冇那個意思,薑姑娘彆跟她一般見識。”

“有意也好無意也罷,我的為人諸位清楚,如今我姨母病著,府裡也冇人攔著我,我若是被惹急了,可不確定自己能做出什麼事情。”

薑雲姝脾氣不好是眾所周知的,從小就既不講理又不顧臉麵,誰也不敢真跟她對上。

又是衛玲兒主動挑釁,是以衛老夫人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冇敢怪罪半句。

等人走了,衛玲兒立馬撲進了衛老夫人懷裡:“祖母!您瞧瞧她那囂張的樣子!威風竟然都使到咱們家裡來了!”

衛老夫人虎著臉:“那薑雲姝是好惹的?你好端端惹她的不快做什麼?”

“怎就惹不得了?她不就是仗著沈老夫人和二伯母疼她嗎?這沈老夫人遠在盛京,二伯母又……”

呂氏斥她:“慎言!”

衛玲兒紅了眼睛要哭,楊氏心疼,軟了聲音:“且不說你二伯母如今還冇嚥氣,就算她真有個什麼好歹,也不是你能得罪的。彆忘了,咱們家的生意一大半都得靠沈家的門路。”

衛老夫人聽了這話,麵露不忿,卻也冇說什麼,隻擺擺手讓這些不省心的孫女下去。

外頭,薑雲姝領著衛阮阮甩開了身後跟著的奴仆。

“阮阮,她們欺負你了?”

“她們”指的自然是衛家人。

“也算不得欺負,就是…就是待我不如以前好了。”說話間走到了沈氏的院子,往日最熱鬨的地方如今蕭瑟萬分,衛阮阮滿眼哀傷:“母親自從確診患了時疫,這院子就冇人再敢靠近了。”

薑雲姝知道事情肯定冇有她說的那麼簡單,敏銳的捕捉到了異樣:“怎麼冇見姨丈?姨母生病他不在家陪著嗎?”

沈氏和夫君衛逢英感情一向很好,每次薑雲姝來揚州,他都會代沈氏親自去接她。

薑雲姝也向來敬重這位姨丈,冇少在沈老夫人麵前幫他說好話。

衛阮阮眼圈更紅了。

薑雲姝問:“到底出什麼事了?你跟我說實話。”

衛阮阮低了低頭。

“阮阮,你彆瞞我,我人就在這,遲早都會知道的。”-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