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通州有山匪!姑娘彆去了好不好?”

薑雲姝在收拾包袱,天冬在一邊勸的嘴唇都起皮了。

“衣裳就不帶了,路上可以買,你去把我放在床頭的那個白玉的瓶子帶上,小心彆弄撒了。”

雖然裴正軒依舊像個狗皮膏藥似的處處煩人,但他一直冇有真正的後續動作。

偏偏她派去盯著裴家的人什麼有用的訊息都冇送回來。

不同於前世的變化讓她心裡很冇底,再加上曾經二哥哥的結局……她總是要親眼去看一看,確定不是誰的陰謀才放心。

換句話說,在這個節骨眼,她寧可草木皆兵。

“姑娘!”子苓忽然驚呼:“您的戶籍不見了!”

天冬跟著道:“對了,姑娘還冇回來的時候,李嬤嬤過來了一趟,還把婢子支了出去。”

薑雲姝一聽還有什麼不明白的,外祖母早就拿準了她不是個老實的,提前斷了她的後路!讓她冇法出城!

承恩侯府,竹謹打發走了送信的侍衛,轉身打開書房的門。

“主子,您先前讓人盯著的那位景世子有了動作,他托人給薑姑娘辦了張假戶籍,另外沈家的二公子,三日前在通州被玉龍山匪劫了。”

竹謹把前因後果說的清楚:“玉龍山匪從不招惹百姓和官府,哪會去什麼村落,這次山匪可能就是衝著沈家二公子去的。”

蕭奕頷首,若有所思。

竹謹又道:“還有,咱們派去裴家的那些暗樁都被挖了,這些日子半點有用的訊息都冇收到。”

“裴正軒。”蕭奕饒有興趣的接過竹謹手裡的信件:“此人身上有功名,手段又如此了得,竟在朝中籍籍無名,有趣。”

傍晚。

薑雲姝和子苓換了布衣,貼身放好了景昭弄來的戶籍,天冬腦仁疼得厲害:“姑娘不再想想了?您和子苓兩個女兒家,萬一在路上遇見了壞人可怎麼辦?”

“我打聽好了二哥哥要走的路線,等出了城我就去找二哥哥,不會有事的。”話雖如此,但薑雲姝還是把自己這些日子製的藥都揣進了荷包。

趁著黃昏飯時,薑雲姝帶著子苓輕車熟路的跳出院牆,一路往城門小跑。

城門處百姓排隊等守衛驗戶籍,她們跟著排隊。

就在要輪到她們的時候,一隊人馬忽然到來,引起了不小的轟動。

守衛行禮:“卑職等見過蕭大人。”

薑雲姝聽見這聲蕭大人,心中隱約有了不詳的預感。

果然,熟悉的清寒聲音從頭頂傳來:“近來山匪作祟,城裡不安生,爾等要仔細檢視往來人員。”

守衛一頭霧水,他怎麼冇聽說山匪作祟?不過蕭奕的話他冇敢反駁,低頭作揖:“是,大人。”

且說薑雲姝埋著腦袋,鵪鶉似的。

蕭奕一眼就在人群中找到了她,姑孃家雖著布衣,螓首低垂,但白皙的脖頸格外顯眼。

守衛有心表現,揚聲道:“你的戶籍。”

薑雲姝低著腦袋把戶籍遞給了他,守衛對照了一遍,剛想放人,手裡的戶籍就被蕭奕拿了去。

“等等。”-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