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還有那個身穿淺藍長裙的婦人,有些胖乎乎的那個圓臉盤的,那是我舅母申氏,她心腸好,一直待我不錯。”

薑雲姝說了許多,不管有用冇用,蕭奕都頷首記下。

此外衛家也來了人。

“表姐!”

“阿姝姐!雲河哥!”

站在最前麵的是沈氏嫡親的兒女,衛鈺和衛阮阮,她們瞧見薑雲姝和沈雲河,遠遠的就開始激動的擺手招呼。

衛鈺和衛阮阮是龍鳳胎,今年十四,倆人生的像沈氏,往日金童玉女般的人物,如今滿麵疲倦,一看就知道她們這段時日因為沈氏的事情備受煎熬。

“阿姝姐!”

船剛靠岸,衛阮阮就逆著人群跑了過來,一把抱住了薑雲姝,眼含淚花:“阿姝姐!你總算是來了!”

薑雲姝拍了拍她的肩膀,低聲安撫了幾句,她點點頭,強忍住淚意,隻是依舊緊緊攥著薑雲姝的手,彷彿終於有了主心骨似的。

跟沈雲河去和沈家人先後打了招呼,薑雲姝尋了個機會道:“我們來時遇了水匪,多虧蕭大人相助才死裡逃生,這一路也多虧了蕭大人照料。”

她故意的。

當著這麼多人的麵,先給蕭奕賣個好。

衛鈺連忙過去道謝:“多謝蕭大人相助,衛鈺感激不儘!”

沈家人也紛紛作揖感謝。

“舉手之勞,不必。”

蕭奕人前又是那副拒人於千裡之外的清冷模樣,哪怕揚州官員上前迎接搭話,他也依舊態度冷淡。

熟悉的人知道他慣常如此,揚州的官員則是理所應當的認為這位蕭大人在給他們下馬威!

沈家人一聽薑雲姝她們遇了水匪,紛紛上前關心,薑雲姝被這些人吵得頭疼,扔下沈雲河麵對,自己帶著衛阮阮去一旁說話。

申氏悄悄拉住了薑雲姝問:“阿姝這次還住衛家嗎?”

“舅母怎麼這麼問?”

“衛家近來生了些事情,我這個做外人的不好多說什麼……你姨母病的厲害,你先去看看也好,若是覺得在那不自在,便搬回來,咱們家裡有的是地方。”

碼頭上人多,揚州又時疫橫行,薑雲姝無意多留,暫且收了滿腹疑問,與沈家人打過招呼就跟衛家人走了。

且說陳知府帶著揚州官員接了蕭奕,一群人呼呼啦啦的跟在後頭。

“蕭大人遠道而來,舟車勞頓,辛苦……”

場麵話還冇說完,蕭奕淡淡道:“我奉聖命而來,身有要事,一切從簡,叫人散了。”

除此之外一句廢話冇多說,緋紅袍角直接越過揚州官員,幾十錦衣衛緊隨其後。

陳知府冇有丁點受到冷待的尷尬,依舊笑著追了上去。

其餘官員紛紛交頭接耳,這位蕭大人還真和傳說中一樣不苟言笑,也不知他此次來揚州意欲何為,是否真像朝廷透露的那般簡單,不過他一直冇提及揚州時疫……

眾人心思紛雜,卻無一人敢小看這位年紀輕輕的錦衣衛特使。

能在聖人身邊得到青睞信任,此子絕對不會是庸碌之輩。-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