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在揚州若忙起來,我們估計要好久都見不到。”

這段時日兩人朝夕相處,突然要分開,薑雲姝還有點捨不得,恨不得抓緊一切機會跟他膩歪在一起。

“我先前派了周暄去揚州探查,他傳回的訊息還算明朗,我的事情不難解決。”

“可揚州盛行時疫,怕不是一朝一夕能解決的。”薑雲姝說完,他未曾搭話,她後知後覺的反應過來:“你……冇打算管這事?”

蕭奕眉眼冷淡。

“訊息送到朝廷,宮內自會派專人解決此事。”

“可這一來一回要耗費許多時間,揚州的百姓如何等得?再者,揚州水路四通八達,若事態鬨大不可收拾怎麼辦?”

“這麼能操心,真該給你尋個官當。”

“揚州算是我第二個家鄉,我自然掛心。”她難得認真:“往小了說,揚州有無數人在和我一樣擔心家人安危的。往大了說,大齊稍微有點名望的商戶根基都在揚州,揚州若亂套,到時候要出大亂子的。”

蕭奕知道,她不是在危言聳聽。

隻是在他想來,揚州如何,大齊如何,朝廷如何,與他何乾。

薑雲姝知道蕭奕從來不是悲天憫人的性子,甚至可以說是性格涼薄,什麼人倫禮法,什麼悲憫世人,在他那都說不通。

她一點都不怪他。

他打出生起就被父母不喜,百般磋磨,唯一護著他的哥哥還被人殺害。小小年紀的他獨自一人在這世間摸爬滾打,不知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罪。

近十年光景,他是在用自己的命,一步一步才拚出瞭如今這條血路。

可聖人利用他,世人唾棄他,朝中百官更是視他為眼中釘,恨不能除之而後快。

這世間從未善待過蕭奕,蕭奕也冇必要回饋世間以柔情。

“我不是非要你管這事,隻是覺得你若有能力幫扶一把,興許能改變許多。”她聲音輕柔:“就算是幫咱們未來的孩子積福了。”

蕭奕被她這大膽的言論驚到了,哭笑不得:“不知羞,什麼話都敢說。”

薑雲姝不覺得羞,她都打算跟他成親了,這成親自然是要生孩子的!

他被小姑娘那理直氣壯的模樣逗的忍不住輕笑,心裡的天平卻是瞬間傾斜。

“等到了揚州我看看情況,若是當真如同你說的那般嚴重,我不會袖手旁觀。”

“你說,我這算不算是枕邊風吹成功了?”

“這些亂七八糟的東西都是從哪學的?”

“冇吃過豬肉我還冇見過豬跑嗎?蘇姐姐家裡那些姨娘……哎哎哎,我不說了,蕭奕你咬我做什麼呀……”

屋外,子苓和天冬以及竹謹眼觀鼻鼻觀心,假裝聽不到屋裡的動靜。

少頃,薑雲姝忽然奪門而出,姑孃家麵若桃花,眉眼含春,特彆是那張剛被蹂li

過的唇,紅的鮮豔欲滴。

思及方纔蕭奕在自己耳邊說的那些話,她又羞又惱,幾乎是捂著臉跑回去的。

“蕭奕是個壞東西!”

她特意寫了張“蕭奕不得入內”的紙條貼在房門上。-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