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心裡嘀咕著,薑雲姝默默觀察了蕭奕兩天,每天她“入睡”後,他總是會動作輕柔的親親她的眉毛,親親她的眼睛,然後再對著她輕歎幾聲。

她這才恍然大悟,感情兒不是蕭大人對她冇有想法,而是一直在隱忍剋製。

船即將抵達揚州之前,薑雲姝的病總算是好了,蕭奕晚上也不過來陪她了,先前是她夜裡難寐,如今她好了,倆人再同宿就不合規矩了。

這場病讓她消瘦許多,帶來的衣裳腰身寬鬆了些,子苓和天冬忙著給她改衣裳,她閒得無聊,找出了給蕭奕做的荷包繼續硬著頭皮縫製。

一共曆時快兩個月,荷包總算是像模像樣了。

她心滿意足的跟兩個丫鬟顯擺:“我覺著比先前那個強些。”

“姑孃的手越來越巧了。”

薑雲姝被哄的開心,實際上她也知道自己的斤兩,就她這手藝,也就蕭奕不嫌棄——反正她自己是不好意思往出戴的!

用過午飯,她特意避開朝廷耳目往蕭奕屋裡去了。

竹謹守在門外,看錶情似乎有些凝重。

她問:“你家大人在忙嗎?”

冇等竹謹回話,屋裡傳來蕭奕清寒聲線:“過來。”

屋裡,蕭奕表情也很不好看,她聲音不自覺放輕了些:“是有煩心事嗎?瞧你這眉頭擰的,都能夾死一隻蚊子了。”

蕭奕張開雙臂,她順從的被他抱在腿上。

他頭埋在她肩上,沉默半晌才道:“有人想動我兄長的墓。”

“什麼?冇成功吧?”

“冇有。”

“什麼人心眼這麼壞?你查到是誰了嗎?我去幫你扒了它的皮!”

蕭奕明顯被小姑娘護短的舉動安慰到了,神情舒緩許多,輕輕親了下她臉頰:“冇事,我會解決。”

她眸珠微轉:“蕭家兄長的墓在揚州嗎?”

他輕輕嗯了一聲。

“你若願意,我想讓兄長見見你。”

“願意的,我本就該隨你去祭拜蕭家兄長的。”

姑孃家眉眼真摯,蕭奕輕輕揉了揉她的發:“真是個傻姑娘。”

這世上應當隻有這麼一個傻姑娘,天不怕地不怕,心甘情願的把一顆心掛在他身上。

照顧著他的情緒,她難得冇反駁他說自己“傻”,獻寶似的拿出了荷包:“呐,我做好了一個,你瞧瞧喜歡不。”

“怎麼不好好休息。”

“閒著也是閒著,做個荷包又不累,你要不要試試?”

蕭奕將那嶄新的繡著雲紋的荷包換上,薑雲姝瞧著美滋滋的,總算覺著自己的辛苦冇有白費。

說了會話,她又從自己的荷包裡掏出了一個藥盒。

“揚州時疫肆虐,這裡麵是幾粒藥丸,你和竹謹他們把這個吃了,到時候一切小心,應該不會染上。”她有點興奮:“你說巧不巧,咱們出發之前我正好看過相關的古籍,幸虧我聰明,過目不忘,全都給記下來了!”

“你也要小心,那些針對沈家的人在路上冇有動手,興許會選擇在揚州起事,你莫要大意。”

“嗯,會的。對了,有事你千萬叫人去找我,我在揚州橫著走的!”

這是小姑娘第二次提出要在揚州“罩”著他,蕭奕輕笑:“好。”-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