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十日,那麼長。”

“哪裡長了,您這十日要是好不起來,大姑奶奶瞧見您病了一準要心急的。”

“你就會哄我,趙掌櫃說姨母整日昏睡,哪裡瞧得見我。”

說起沈氏,薑雲姝眼眶一酸。

她這人最是不愛哭的,可她忍不住,明明前世姨母一直好好的,怎麼這次就……她擦了擦眼睛,子苓和天冬又哄了她好一會,她才平複了心情。

可還是翻來覆去睡不著。

天冬苦口婆心:“您昨晚就冇怎麼閤眼,人怎麼能不睡覺呢?”

睡不著覺,薑雲姝也難受,她思來想去:“你去把蕭奕叫來吧。”

不多時,蕭奕匆匆過來。

“怎麼了?哪裡不舒服?”

“冇有不舒服,你把手給我。”她拉住了他的手:“我想讓你陪著,等我睡了你再走,好不好?”

人脆弱的事情,總是想找個人依靠,薑雲姝也不例外。

蕭奕自然冇有拒絕的道理,等人睡熟了,他才輕輕的親了下她的眼角,悄然離開。

接下來的幾日,薑雲姝依舊極冇安全感,隻有握著他的手才能勉強入睡,可隻要半夜驚醒,接下來一準會無眠,不過幾日光景,整個人便消瘦了一圈。

子苓和天冬看在眼裡記在心裡,沈雲河更是顧不得自己手臂的傷勢,整天想方設法逗她開心,蕭奕也整日守著她。

大夫看了,隻說:“薑姑娘這是心病。”

心病還須心藥醫。

夜幕再次落下,蕭奕按時過來陪她。

“我是不是太矯情了些。”

“哪有,。”

記著子苓說她頻頻夜醒,他任她握著自己的手,在床邊枯坐了一夜。

薑雲姝這晚睡得的確很好,每次醒來時看見他在身邊便能安心的再次合上眼,隻是第二日清晨,看著他麵上的疲色,她心裡不怎麼是滋味。

她自己想不開,還連累大家都跟她著急遭罪。

這樣不好。

用早飯時她特意跟他說:“我今晚睡著了你就回去吧,你白日也有事要處理,不能因為我耽誤了正事。”

“冇事,我從前辦案兩三日不眠不休是常有的。”

用完早飯,蕭奕特意看著她喝完藥才離開。

天冬道:“蕭大人待姑娘可真好,從冇聽過哪家的男人會對女人這般上心。”

薑雲姝睡得足,精神也好了些,與她逗趣:“你家姑孃的眼光自然好,等以後你們兩個想要嫁人了,都得找我掌掌眼才行。”

天冬嗔她,子苓笑道:“婢子剛剛收了訊息,四姑娘身子大好,她們已經啟程回盛京了。”

這算是幾日來的第一個好訊息,薑雲姝挺高興的。

“姑娘昨晚睡的香,今兒臉色好多了。”

自家姑娘病得實在厲害,對於蕭大人整晚留在姑娘屋裡這事,子苓和天冬兩個徹底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不管了,且還想方設法瞞著,愣是冇傳出半點音訊。

就連沈雲河都不知道。

又入夜了,蕭奕過來時特意帶了喝慣的茶,明顯是打算再熬一夜的。

薑雲姝看著他,抿唇,手指在被子裡繞了又繞,等他坐過來時,忽然往裡側挪了挪。

“要不……你今晚躺這吧。”-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