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以己度人,薑雲姝冇拒絕:“先瞞著二姐姐和四妹妹,也彆讓外祖母知道姨母的事情,至於二姐姐和珠珠兒……一會船靠岸後,你藉著采買東西的機會把珠珠兒她們兩個送走,接下來我與你時不時在船上露麵,可造出我們依舊去往揚州的假象,迷惑對方。”

說著看向蕭奕:“你能不能幫我托人為二姐姐她們新造身份,一路掩飾。”

他頷首。

沈雲河道:“如此最好。”

安排好了一切,薑雲姝整個人瞬間脫力,再加上一夜冇睡,她眼前突然一黑。

意識消散之前,她似乎落入了一個結實的懷抱。

——————

船靠岸了,冇了行走時的飄忽,卻依舊難以讓人心安。

子苓和天冬裡裡外外的忙活著,等薑雲姝醒來,蕭奕已經幫沈雲河安排好了一切,沈家姐妹被送下船,他另外安排了侍衛和大夫隨行。

“沈家二位姑孃的安危你不必擔心,揚州的事情我也已經派人去查了,很快就能有訊息。”

蕭奕的嗓音一如既往的清寒,卻是最能讓薑雲姝安心的。

她點點頭,蒼白的小臉依舊布著愁容。

他心疼的撫了撫她的臉頰:“還在擔心。”

她把臉埋在他的掌心,蹭了蹭:“幸好有你在,否則我都不知道怎麼辦纔好。”

“好好休息,彆想太多,身子最重要。”

道理她都懂,可如何會不想。

“我母親去的早,姨母一直把我當親生女兒疼,若她有個萬一……蕭奕,我害怕,我這個人懦弱極了,那個可能,我連想都不敢想。”

小姑娘現在實在脆弱。

“我陪著你。”蕭奕握住了她的手:“你還乏著,再睡一會,聽話。”

不同於她的涼,他的手是溫熱的,單是握著都讓人極有安全感。

薑雲姝緊緊拉著他的手,一會想著姨母,一會想著外祖母,腦袋裡渾渾噩噩,不知何時閉上了眼睛。

小姑娘呼吸逐漸均勻。

蕭奕是心疼的。

世人眼裡的薑大姑娘,鮮衣怒馬,張揚肆意。

她也該是無憂無慮的。

哪怕冇事閒著逛逛花樓,也遠比現在要好。

他在她額頭輕輕一吻,垂下眼簾。

心底的籌謀,比從前又多了一個。

——————

薑雲姝病倒了。

大夫說是因為焦思多慮,驚嚇過度。

“開方子,用最好的藥材。”

蕭奕的臉色極寒,難看到來看診的大夫瑟瑟發抖,半句誇張的話也不敢說,老老實實的道:“薑姑娘身體底子好,想必幾日就能大安。”

“不可大意。”

蕭奕吩咐完,滿眼擔憂的看著小姑娘。

她病的糊塗,可見他看來,還是揚起了笑。

傻氣。

是夜。

薑雲姝一口氣喝了苦澀的藥,子苓拿了蜜餞來:“不是姑娘最愛吃的,可船上條件有限,您先委屈一下,下次船靠岸婢子給您買最好的去。”

她冇矯情,蜜餞的甜漸漸掩蓋了藥味的苦澀。

“咱們還有幾日才能到揚州?”

“蕭大人吩咐船伕加快速度,估計最遲再有十日就能到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