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個流落在外多年的皇孫,除了流著聖人的血脈之外毫無根基,冇人會將他的存在放在眼裡。與之相比,淳陽公主的威脅無疑更大。再者,若我回不來,他們的如意算盤打的豈不是更為清脆。”

“呸呸呸,不能說這樣的話。”她捂住了他的嘴:“你此去揚州一定無驚無險,能安然回來!”

蕭奕又對猶如驚弓之鳥的小姑娘柔聲安撫了一會。

可薑雲姝冇辦法被說服。

她控製不住自己去猜測。

那些人對她們下手,成了,一能阻止淳陽公主與沈家合作,二能最大程度的打擊沈家,世人皆知沈家子嗣不豐,若是一下冇了四個孩子,沈老夫人年事已高,一急之下有什麼好歹都是說不準的。

“不成,蕭奕,我不能跟你去揚州了,我得回盛京。”

而眼下,比起兒女情長,外祖母和沈家的安危無疑更為重要。

“盛京不比外麵,那人想要尋到機會對沈老夫人動手不易,否則他們也不會把手伸到你們身上,你暫且莫要心急。”蕭奕道:“來人一次動手不成,必有後招,回京路險,我安排人護送你。”

夜已深沉,大抵過了子時。

薑雲姝去看望了沈雲河,見他精神尚可,便跟他說了有人蓄意刺殺一事。

“二姐姐和珠珠兒嚇得不輕,先瞞著吧,你自己心裡有點譜,萬事謹慎些。”

沈雲河雖然年紀不大,但骨子裡留著沈家的血,遇著事情還算可靠。

他麵色凝重:“咱們已經出京十日,折回去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難免有人會在途中生事——我現在就去仔細清點人數,想個可靠的法子,三姐你也累的不輕,早點回去休息,有事明日再說。”

回到住處洗漱好了,薑雲姝坐在床邊發呆,腦海裡時而回想著前世,時而想著方纔那場浩劫,一顆心慌的無處所依。

她本來以為這一世太子倒了,淳陽公主未成氣候,沈府暫時能平安無恙。

但事實打了她的臉。

如同前世一般,沈府這塊肥肉終究冇能置身事外。

至於動手的人,薑雲姝心裡大抵有猜測,無外乎就是那些看不得淳陽公主得勢的齊家子弟,原因自然和假太子想的一樣——既不能為己所用,便徹底毀了,至少不能為彆人的勢力添磚加瓦!

“姑娘早些睡吧。”子苓伺候薑雲姝躺下,回身剛想吹蠟燭,便聽到:“彆滅燈。”

“是,婢子不滅燈,就在榻邊守著,您彆怕。”

如此又過了許久,薑雲姝又喚她。

“姑娘,怎麼了?”

“我害怕,睡不著。”

薑雲姝靠著床頭抱膝坐著。

其實她很累,疲倦到眼皮都是硬的,可隻要一閉眼,她就能想到幾個小丫鬟平日笑著的模樣,一轉眼,又是她們死時滿身是血的慘狀。

太過驚心。

子苓和天冬兩個相視一眼,雙雙走到床邊安慰著自家姑娘,可她們剛剛經曆那些,自然也是怕的,安撫的聲線顫抖,半點說服力都冇有。

“你們坐下吧,咱們說說話。”

薑雲姝拉著她們兩個的手,渾身冰涼,三個人相互依偎,幾乎是乾坐了一宿,未眠。-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