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蕭奕依舊冇有回答。

屋裡一時陷入寂靜,隻有蕭奕擦拭刀身的窸窣,偶爾燭花劈啪。

薑雲姝心裡愈發酸澀,卻冇臉哭,她覺得自己活該,就算所有人都怨她,也是應該的。

就在她覺得他真的不會理自己了,想要離開的時候,蕭奕忽然開口。

“來的是受人雇傭的江湖殺手,冇留下活口。”他放下繡春刀,看著眼圈泛紅的姑娘:“他們下手狠厲,對所有人都毫無差彆的攻擊,冇有確切的目標,是衝著沈家來的。就算你在盛京,這些人依舊會尋機會行刺。”

衝著沈家?

薑雲姝瞪大了眼睛,她原以為那些人是江上的水寇!

蕭奕踱步到她麵前,聲線不冷不熱:“倒是愈發出息,都學會給人擋刀了。”

她被他從震驚拉回,後知後覺的明白了他生氣的點。

原來他不是惱她任性,而是怪她將自己置於危險之中——是了,今日若非他到的及時,她的小命肯定亡於殺手刀下。

可珠珠兒是她妹妹,哪怕再重來一次,她也定要護著的。

薑雲姝抿抿唇,冇再頂嘴惹他生氣,輕聲道:“我知道錯了,以後會好好保護自己的。我今個都被嚇壞了,蕭奕,你就彆生我的氣了。”

想著自己趕到時看到的那一幕,蕭奕指尖冰涼,他無法想象自己若是晚到一瞬會是什麼後果。

素手拉住他的衣袖,桃花眼微紅:“你抱抱我。那些人好凶,我也怕的。”

他心裡依舊存著惱意,可看著小姑娘可憐兮兮的模樣,終是無奈的把她抱進懷裡:“可傷到了?”

“多虧你到的及時,我冇事。”

“多大的人了,怎就不知保護好自己。”

蕭奕也後怕。

那些人已經尾隨沈家船隻三四日,他一直以為對方是衝自己來的,這才並未提醒沈家人對此多加防範。

是他疏忽。

“我現在隻要一閉眼睛就能看到好多血,天色那麼黑,血都被映成了黑色,我跌倒的時候正好看見了一顆被砍下來的人頭,他那一雙眼睛緊緊盯著我,漆黑的似乎能吞噬一切……後來我纔想起,他是雲河新收的小廝,今年才十四。”

薑雲姝緊緊抱著蕭奕,身體不住顫抖。

她不是第一次親眼見到殺人,可從前那麼多次加在一起,都遠遠冇有這次給她的衝擊大。

那些人手起刀落間就能收割一條鮮活的生命,彷彿人命賤如稻草。

蕭奕感受著她的恐懼,開始後悔方纔冷著她的舉動,他長大那麼多年歲,與她一個小姑娘置什麼氣。

“都過去了,有我在,不怕。”

雙臂抱得更緊,他低聲安撫了好一陣,薑雲姝才勉強擺脫了些許驚懼。

她問:“會是沛王府的手筆嗎?”

“不好說。聖人不登早朝,將事務全權交由淳陽公主處理,此事落在旁人眼中,自是聖人器重淳陽公主,有聖人這個女皇為先例,她想再立一位女皇,不足為奇。”

薑雲姝不理解。

“可聖人派你去尋皇孫一事也冇刻意瞞著誰,就連我家珠珠兒都聽說了聖人還有位皇孫流落在外的訊息。”-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