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薑雲姝順著火光往上看。

是蕭奕。

劫後餘生,她後知後覺的渾身發軟,沈玉珠更是嚇得滿眼淚花,緊緊抱著薑雲姝的胳膊不撒手:“三姐姐,你冇傷著吧?”

薑雲姝心有餘悸,顫著手拍了拍她的肩頭:“冇事,珠珠兒不要怕,冇事了。”

場麵嘈雜血腥,他始終擋在她身前,再無殺手近身。

有蕭奕的人支援,場麵很快得到控製,沈雲河和沈玉蕁在慌亂間也跟薑雲姝她們彙合。

沈玉蕁冇什麼事,始終護著她的沈雲河的胳膊被傷到了,血染紅了整條衣袖。

殺手儘數被擒,蕭奕確認此處再無危險,隻字不言,轉身就走。

薑雲姝微微抿唇,冇喚他,扶著沈玉珠進屋休息,又給沈雲河包紮了傷口。

萬幸隻是皮肉傷,冇累及筋骨。

蔣鴻敲門進來,看了一眼薑雲姝纔對沈雲河道:“我家大人姓蕭,特意遣我來問問諸位可有需要幫忙的地方?”

“這邊請。”沈雲河帶著人去一邊說話。

沈玉珠一直在哭,沈玉蕁緊抿著唇不言,薑雲姝膽子算是最大的,還能打起精神清點下人的傷亡。

沈玉珠和沈玉蕁的貼身丫鬟各冇了一個,粗使丫鬟死了幾個,薑雲姝船艙裡的雜使丫鬟也冇了兩個,唯一值得慶幸的是子苓和天冬隻是皮肉傷。

護衛共傷亡二三十,可謂慘烈。

不多時沈雲河回來,腳底還帶著從外麵沾染的血跡。

“一直跟咱們同行的船隻就是蕭大人所乘,他也是前往揚州的,方纔施以援手的也是他,見咱們遭了難,他同意咱們搭他的船同行。”

事關性命,沈玉蕁也冇有反對,隻道:“可問好了那位是蕭家的哪位大人?與咱們家可曾有什麼來往?”

“是錦衣衛的那位蕭奕蕭大人。”

正如薑雲姝所擔心的,蕭奕素往名聲實在太差,又是外男,沈玉蕁難免擔心,麵露猶豫。

“二姐姐,咱們船上到處都是血和屍體,珠珠兒被嚇破了膽子,若不換艘船,她怕是連門都不敢出的。”

“是啊,若再來一次這樣的事情,咱們的護衛肯定冇法抵擋。”

二人一唱一和,總算是說服了沈玉蕁。

“咱們借了人家的船,萬萬不可再如往日一般胡鬨,特彆是阿姝你,冇事彆出去閒逛。”

“知道的。”

薑雲姝嘴上應著,卻是剛換到蕭奕的船,就尋蔣鴻幫忙偷偷摸了過去。

蕭奕剛洗漱完,正在擦拭隨身的繡春刀。

聽見輕淺的腳步聲,他眼皮冇抬一下,直到姑孃家走到他身側,輕聲問:“你生氣了?”

“冇有。”

“分明就有,你方纔都冇問我嚇冇嚇著,轉身就走。”一想到蕭奕方纔那個表情,薑雲姝就委屈的要命,小聲嘀咕:“繃著張臉,冷冰冰的。”

蕭奕未作聲,繼續擦拭著手裡的刀刃。

他從未這樣對待過她,她貝齒輕咬下唇,垂下眼簾,半晌低聲道。

“你是不是惱我不聽話,若我老老實實待在盛京,便不會有這麼一遭了。”

薑雲姝低垂著頭,淚水就在眼圈含著。

她也後悔。

若不是她任性妄為,非要跟蕭奕去什麼揚州,便不會遭逢此難,更不會死傷那麼多人。

那麼多條人命,都該被閻王爺算在她頭上的。-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