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子苓在和天冬說話。

“手爐放在哪裡了?我先收起來,等姑娘到了揚州還要用呢。”

“我拿去洗了,這就去取,你且等等。”

揚州地處南方,卻不似越地那般四季溫暖,冬天也是冷的,隻是相比盛京好捱許多,有些窮苦的人家甚至可以整個冬季都不燒火盆。

薑雲姝擺弄著基本成型的荷包,對於自己的手藝極為滿意。

天冬問:“姑娘喜歡盛京還是揚州?”

“都好,隻要家裡人平平安安,我住在哪裡都覺著舒心。”

晚間吃得太撐,薑雲姝和沈玉珠在甲板上散了會步,不知怎的,今天薑雲姝左眼皮一直跳個不停,心慌不已,做什麼都提不起興致,煩躁的厲害。

“三姐姐是不是暈船了?”

薑雲姝進屋坐下,遞給沈玉珠一杯茶:“我坐了十幾年的船,哪會暈。”

“那怎麼會煩躁呢?是不是月事要來了?”

她摸了摸胸口:“冇漲,估計還得一陣。”

沈玉珠隨著她的動作盯著那處看了一會,羨慕的很:“三姐姐怎麼生的這麼好。”又低頭看了看自己的,歎了口氣。

薑雲姝覺著好笑:“你纔多大年紀,急什麼,我過年可是就要十八了。”

“二姐姐比你年紀還大些,瞧著也不大的。”

“叫二姐姐聽見要打你的。”

“二姐姐纔不在乎這些呢,她那人清雅的很。”

姐妹倆正說著私房話,外頭忽然亮起無數火光。

“有刺客!”

外頭兵戈聲頓起,薑雲姝立刻反應過來,一把將沈玉珠拉去身後,反手抄起了壓在枕頭底下的匕首。

“姑娘!”

丫鬟們匆匆圍過來,想把薑雲姝和沈玉珠藏起來。

“都散開逃命去!顧好自己!彆聚在一堆成了靶子!”

薑雲姝拉著沈玉珠打算跳窗跑,這屋裡隻有個櫃子能藏人,要真是躲進去,她可就真成了被憋在甕中的王八了!

沈家派來隨行的護衛都是個頂個的好手,但這些人來的隱蔽,猝不及防之下被他們鑽了空子,一時防守不力。

薑雲姝帶著沈玉珠跳了窗戶,拚了命的往沈家護衛多的地方跑。

火光亮徹水麵,沈家的船充斥著打殺聲,她拉著沈玉珠東躲西藏,始終冇看見沈雲河和沈玉珠兩個。

薑雲姝手腳冰涼,就在剛剛,兩個小丫鬟為了護著她們被殺手捅穿了肚子,她腦海中一片空白,隻本能的拉著沈玉珠逃命。

“姑娘!救我!”

不遠處忽然響起沈玉珠貼身丫鬟的呼救,她下意識看去,正好瞧見丫鬟被人割了脖子,無力的撲倒在甲板上。

“芙兒!”

她一時慌神,被倒在地上的屍體絆倒,殺手聞聲紛紛衝她追來!

薑雲姝回身拉她,她驚懼大喊:“三姐姐你快跑!不要管我!”

殺手幾步追上,紛紛持刀向沈玉珠砍去!

“珠珠兒!”

薑雲姝目眥欲裂,飛撲過去擋在沈玉珠前麵,刀尖閃著寒鋒,距離太近,她再冇法躲閃,下意識緊緊閉上眼睛。

在那瞬間,她頭腦中一陣空白。

想象中的劇痛冇有到來,沈玉珠反抱住她,帶著哭腔喚道:“三姐姐!你冇事吧?”

薑雲姝顫抖著睜開眼睛。

追擊她們的殺手全部倒下,血濺的到處都是。

玄袍男子背對著她,身影堅韌,單手持刀,鮮血順著刀身上的凹槽落在地上。-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