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且說彼時薑雲姝正接過蘇月暖給的一套衣裳。

“這個……你尋個機會給他。”

薑雲姝自然知道這個“他”是何人,想著那遠在揚州的許公子竟被蘇姐姐這般惦記,她有點吃味:“蘇姐姐今年可冇給我做過這般繁複的衣裳。”

蘇月暖嗔道:“你這丫頭慣會挑理,我何時缺過你這些。”

“知道知道,姐姐是在念情郎呢。”

薑雲姝故意打趣,蘇月暖耳垂滾燙,羞澀的不敢看她:“什麼情郎,忒會胡說八道!”

“那好,等我到了揚州就告訴許公子,蘇姐姐冇把他當情郎。”

“你莫要胡來,阿姝,你故意的是不是?”

“好了好了,我不逗你了,說起來我這一走又是兩個月,你在京裡自己多保重。”

姐妹倆又說了會話,蘇月暖突然提起:“聽說前幾日你贖了個人回去?”

“嗯,她叫婉娘,曾也是官家千金,可惜家道中落,又遇人不淑,是個命苦的姑娘。”

“我不是說你做的不對,隻是你這般不顧及自己的名聲,可是真不打算嫁人了?”

“誰說我不想嫁人?我要嫁的!不出意外過了年就嫁!”薑雲姝說著一頓,覺著似乎時間有點趕,可能走不完六禮,又改口道:“過了年就定親!”

蘇月暖先是一愣,反應過來被她嚇得不輕。

“跟誰定親?”

“姐姐念情郎,我自是也有心上人的!”

“是誰?”

“先保密,等事情定下再跟你說。”

薑雲姝是最瞞不住事的性子,有什麼高興事一準能嚷嚷的天下皆知,她現在的表現……極為反常!

蘇月暖正色:“阿姝,婚姻於女子而言是大事,你可千萬不能胡來。”

薑雲姝耍賴,倆手一捂耳朵:“不聽不聽。”

蘇月暖霸道的把她拉進裡屋:“你給我過來。”

於是乎,薑雲姝被蘇月暖逼著聽了好久的課,等踏出門檻簡直生無可戀,好在她方纔嘴巴緊,冇把蕭奕供出去。

否則蘇姐姐知道她看上的是蕭奕……那場麵簡直不敢想象!

回了沈府,便有小丫鬟遞上封信。

“姑娘,蕭大人方纔來過了,聽說您不在家裡便匆匆走了,這是他留下的信。”

薑雲姝一下子來了精神:“你怎麼答話的?”

“婢子隻說姑娘去蘇姑娘那玩了。”

她很滿意,極為大方的掏了銀子打賞。

自打蕭奕頻頻過來看她,為了以防萬一,她特意篩選了一遍院裡伺候的下人,仔細敲打過,保準她們不會透露出半點風聲。

而沈家因為近來京中的種種變故被不少有心人盯上,所以沈老夫人送孫女去揚州的舉動也很隱蔽,府裡除了三個姑娘身邊親近的,基本都不知道她們要去揚州這事兒。

蕭奕更是無從知曉。

——————

幽深庭院,裴正軒親自檢查了一遍院裡的防守佈置才放心回屋歇息。

小廝觀棋道:“聖人下令讓您與蕭大人同去揚州,明顯是對您委以重任,小的想不通,您為何要拒了這門差事?”

“蕭奕想殺我,有著前車之鑒,隻要我出府,必然凶多吉少。”裴正軒說著冷笑:“委以重任?聖人先前冷落蕭奕,她是想送人情,用我給蕭奕磨刀!”

“還是公子看得遠,小的自愧不如。”

“小不忍則亂大謀。京裡的水很快就渾了,讓他們去爭去鬥,我自有辦法坐山觀虎鬥,享漁翁之利。”

裴正軒負手看著牆壁上的美人畫,覬覦之心愈發旺盛。

他隻需一個機會,一個前世曾經被他錯過,卻是最能對蕭奕產生致命威脅的機會。-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