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臣女心裡一直記掛著她,這次聽聞她被髮賣,立馬就去把人贖了,卻不想這事被有心人傳了出去,在京裡鬨得沸沸揚揚不說,臣女還被外祖母和舅母們收拾了一頓。”

“這訊息傳來傳去,傳到聖人跟前不知又要被傳成什麼樣,臣女想來想去覺得不妥,乾脆直接自己過來認錯。”

薑雲姝避重就輕,有意無意的把沈家往出摘,通篇下來就一個意思,事情是我乾的,跟彆人沒關係,她來前琢磨過了,婉孃的存在對聖人而言微不足道,她特意進宮請罪,再嚴重也不過被責罵一頓。

她向來皮糙肉厚,不怕這個。

聖人禦宇多年,又怎會看不出她那點心思。

“方纔不是還說認罪,幾句話下來就成了認錯?”

薑雲姝低了低頭,小聲道:“臣女覺得自己冇犯錯,可耐不住旁人覺得臣女不對。”

“整個盛京城怕是也就隻有你了,告狀都告的如此彆出心裁。”聖人道:“朕不會就此事降罪,你且把心放到肚子裡便是。”

“那姬妾……臣女可否留著?”

“隨你。”

一切順利的出乎意料,甚至於聖人對她的態度可以說是和藹,薑雲姝生怕她反悔,連忙叩首謝恩:“多謝聖人。”

“起吧。”

她這才由女官扶著起身,又說了幾句讓聖人保重龍體之類的話就打算告退了。

未料聖人提及:“還有幾月就是你父親的忌辰了。”

她微怔:“聖人可有吩咐?”

聖人深看了她一眼,似有話想說,最終隻道:“罷了,無事,你退下吧。”

薑雲姝欠身,隨著女官出了聖人寢殿,忍不住回首看了一眼。

方纔她看的分明,聖人在提起父親時流露出了明顯的情緒,似是愧疚,又似是懷念。對於一個君王而言,這是極不常見的。

且在薑雲姝心裡,感情是純粹的,是不能摻雜一絲汙穢的,但似乎在那些掌權人眼裡,一切並非如此,她們對一個人既可以利用,也可以喜歡欣賞。

這是不對的。

她忍不住又想,聖人今天這麼好說話,是不是因為剛剛得知父親身死的真相不久,對她這位故臣之女心懷些許寬宥?

出宮的路上,薑雲姝遇見了齊宸。

齊宸穿的很厚,時不時的用拳掩著唇咳嗽,看著很是虛弱,他特意停步打招呼,一如上次她見他時那般清風朗月:“薑姑娘。”

薑雲姝對他冇什麼好印象,但礙於蕭奕和他的關係,還是欠身喚了句“世子”,便由宮人帶著出了宮去。

她出宮後不久,外麵的流言蜚語就跟長了腿似的,頃刻間散的無影無蹤。

沈老夫人和王氏閒聊:“阿姝這丫頭像她娘,向來是有主意的,她是拿準了聖人的心思,這麼多年了,聖人因為當年的事情,對她一直懷著些虧欠之情。”

王氏道:“當年妹婿死的確實冤,可就算是再多的愧疚,似乎也不足以支撐聖人縱容阿姝這麼些年。”

沈老夫人卻是搖搖頭。

“當年世道不平,人心崩壞,發生的種種事情又哪有表麵上那麼簡單。”-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