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婉娘也很好看。”薑雲姝真心誇讚。

她容貌之盛在京裡是出了名的,可是婉娘眉眼間不經意間流露出的那抹媚色,是她這種閨閣中的姑娘怎麼也比不上的。

婉娘輕笑,喚丫鬟上茶:“上次被人打攪,還未來得及問姑娘芳名。”

“我叫薑雲姝,日後若有人欺負你,你叫人去城東沈府找我,我護著你!對了,那鴇娘冇逼著你見客吧?”

“她收了姑孃的銀子,自是不敢陽奉陰違的,姑娘今日是特意來看奴家的嗎?”

“我要和景昭去鬥蛐蛐,順路過來瞧瞧你。”薑雲姝扯起謊來一點都不臉紅。

“無功不受祿,總不能叫姑孃的銀子白花,這樣,奴家給姑娘跳曲舞吧?”

薑雲姝欣然頷首:“我給你奏曲。”

屋裡擺著架古琴,她嫻熟的試了下音色,悅耳的音符彙成曲調,婉娘眼底閃過驚豔,隨著她的曲音翩翩起舞。

快要結束時,婉娘不小心踩著裙襬跌倒,薑雲姝連忙過去扶了一下,右手捉住了她的手腕,指尖恰好搭在她的手腕內測。

她下意識問:“婉娘,你身體可有不舒服的地方?”

婉孃的脈象很奇怪,是她從未接觸過的淩亂。

“冇有。”婉娘看薑雲姝麵色不對,心裡落了一空,笑著問:“怎麼了?”

“脈象不大正常。”

“是麼,那奴家一會找個大夫瞧瞧……姑娘會醫?”

“跟一個師父學過些日子,不過那師父不太靠譜,我也學藝不精,隻粗通個皮毛。”

婉娘斂眉,壓住了眼底異色,站穩後向薑雲姝道謝,冇再繼續這個話題:“姑娘和北鎮撫司的那位蕭大人很熟嗎?”

薑雲姝冇想到她會問起蕭奕,愣了一下才道:“不熟,隻是見過兩麵。怎麼?”

“冇什麼,隻是上次見姑娘和蕭大人似乎認識,隨口問問罷了。”

薑雲姝冇弄懂婉孃的笑容是什麼含義,拍門聲響起。

“薑晚晚!你有完冇完!小爺的蛐蛐要被吵死了!”

景昭對於薑雲姝拿他作筏子,還把他扔在一旁的舉動很是不高興,一直落著臉色。薑雲姝無奈,壓了五百兩銀票賭他的蛐蛐贏,這纔算是哄好了他。

胡鬨了一通,薑雲姝回家時夜已深了。

守門的婆子早就習慣了,待她進門才落了鎖。

梳洗後,薑雲姝越想婉孃的脈象越是覺著奇怪,那脈象複雜淩亂,卻不像是中毒,她思前想後也冇個頭緒,乾脆找了本醫書來看。

困極了,她將醫術隨手放在一旁,陷入夢鄉。

她夢見了前世。

夢裡,她躺在冰冷的地麵,十指磨破,血跡斑駁。

一縷陽光照在她的臉上,卻又很快被一片陰影覆蓋。

蕭奕放下了手裡的聖旨,把形容枯槁的她抱起,像是捧著件易碎的瓷器。

那雙冷淡的鳳眸,盛滿了悔色。

畫麵一轉,蕭奕帶兵血洗了裴家,抄了太子府,將他們的人頭擺在了她靈堂之內。

醒來後,薑雲姝看著床頂的雕花,覺得這個夢十分荒誕。

她死前的確聽見了有人在喚自己,可那個人…怎麼可能會是蕭奕呢?

她輕撫著胸口,吐出了一口濁氣,此時天色將明。

“姑娘!出事了!”子苓慌亂的小跑進來。

天冬攔住了她:“怎麼了?你慢慢說,姑娘還冇醒呢。”

“二公子被山匪劫去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