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婉娘道:“你也瞧見了,我的經曆實在複雜,若是收留我,怕是會給自己惹不少麻煩的。”

薑雲姝握起了小拳頭:“我纔不怕!就齊宸他這種負心漢,來一個我打一個,來兩個我打一雙!至於救了你的那人,你若不想再受他掌控,我想辦法幫你遠離他,可好?”

婉娘猶豫了一下,卻還是笑著點了頭:“說起來,我與你不過幾麵之緣,你為何幫我?”

薑雲姝也笑了笑,起初她想給婉娘贖身,倒也說不上是因為什麼善心,她隻是把婉娘當成了前世的一個小小縮影。她總覺著若能改變婉孃的結局,便代表著她同樣能改變前世一切的走向。

如今嘛,她是真覺得婉娘身世可憐,遇人不淑,同為女子,她自是想要幫她遠離渣男,迎接幸福新生活的!

——————

太子府的事情還冇瞭解,婉娘暫且還不能跟薑雲姝走。

二人分彆後,薑雲姝緊忙把從婉娘那裡聽到的話一字不落的告訴了蕭奕,隨即一臉等待誇讚的表情,未料蕭奕竟然說道:“她無緣無故為何要對你托出一切?”

得,她白浪費嘴皮子了。

“人家這是信任我,你彆總是疑神疑鬼,覺得所有人都是壞的。”

蕭奕無奈,他是擔心小姑娘被人賣了還幫著人家數錢,可無奈小姑娘是個主意大的,完全冇把他的話放在心上。

月色朦朧。

薑雲姝從側門回府,路上一直琢磨著婉孃的事情。

她是相信婉孃的。

不過今日偷聽到的那些話,讓薑雲姝更加確定了一件事情,那就是齊宸這人絕對有病!

若說喜歡吧,他怎麼可能把心上人送給彆人?若說不喜歡,他又做出這副深情模樣做甚?

想想這都不是一個正常人能乾出來的事情!

反正她是冇辦法理解。

還有今日去詔獄那事,薑雲姝覺著自己冇發揮好!屬實太丟人了!如果再有下次!下次……一想到那沾滿了肉屑的刑具,她覺得還是不要再有下次了。

自打聖人頒下聖旨以來,沈府有些細微的變化,薑雲姝敏銳的感覺到府裡近來多了些陌生的人臉,聽口音不是盛京人。

沈玉蕁道:“朝裡那麼亂,祖母肯定會多做些準備,總不能為砧板上的魚肉,任人宰割。”

沈玉珠捧著一碗糖蒸酥酪,不大理解:“朝裡動亂,跟咱們家又有什麼關係?”

薑雲姝道:“沈家纔出過血,聖人一時半會應該不會對咱們家做什麼,畢竟薅羊毛可冇有總逮著一隻羊不放的道理。”

且說自從假太子謀反失敗後,聖人似乎大受打擊,許久不曾上朝,身邊一切事務都由淳陽公主暫理,朝上的事情也多半經由淳陽公主之手。

一時之間,淳陽公主府賓客不絕,與此同時,齊家人蠢蠢欲動,暗中為此事不滿。

次日又傳來訊息,裴正軒身體恢複情況不佳,無法與蕭奕同行。

薑雲姝很不開心。

“本來我毒藥都準備好了,打算在途中了結了他,結果就這?”她在心裡罵了裴正軒幾十遍縮頭王八!

可不就是王八嘛!他的命怎麼這麼硬?太子都倒台了,裴正軒這個小囉囉竟然還活著呢!-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