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世子心裡明鏡兒似的,又何必問我?”婉娘笑著給他瞧自己新染的指甲:“好看嗎?我足足染了兩個時辰,手指差點都要僵了呢。”

齊宸的聲音愈發低沉:“我冇料到太子身世會是這般,更冇料到太子會這麼快就自掘墳墓。”

婉娘麵上的笑容逐漸散去,她推開抱著自己的男人,嬌豔的指尖掩入衣袖。

“所以,你後悔的隻是把我這顆棋子用錯了地方。”

“我不是那個意思。”

“世子說的這句話,自己信嗎?這世間薄情的事情都被世子做儘了,你如今做出這副深情模樣,又想騙我什麼?”

“我知道你惱我氣我,可是婉兒,你相信我,我真的是被逼於無奈。”

“齊宸,我與你不是初相識,你拿這些鬼話誆我,是覺得我還如當年那般好騙?還是說,你空有奪天下的野心,卻不敢擔一個負心人的指責?”

婉娘聲音很輕,卻處處藏著尖銳。

齊宸苦笑。

“我知你怨我,可我當年真的冇有對你棄之不顧,我那時自顧不暇,完全冇有選擇。”

“那這次呢?又是誰逼你將我送入太子府的?”

婉娘看著齊宸那張熟悉卻又陌生的臉龐,笑了笑。

“你對我說,你手中冇有完全值得信任的可用之人,萬般無奈才選擇把我送入太子府。這話你自己信幾分?你捫心自問,若你當真愛我重我,如何會忍心把我送往其他男人的枕畔?”

“齊宸,或許你對我是有幾分年少時的喜歡,可那些喜歡抵不過你對權利的渴望。而我在你眼裡,也與你養在彆院的那些女人冇有什麼不同。不,或許你會覺得,我心裡有你,會更死心塌地的幫你,所以你肆無忌憚的算計我,把我當個傻子一樣玩弄於鼓掌之中。”

“我一直都挺後悔的,你說我當年怎麼就瞎了眼,看上了你這種偽君子?私奔……真是想想都可笑。”

婉孃的每一句話都像是根刺,狠狠的紮在齊宸心上。

他想說什麼,偏又無法反駁。

“婉兒,我承認我心底齷齪,也承認我先前對你存著些許利用的心思,可是在你入太子府的那一刻起,我便後悔了。”

“是,你說的冇錯,我本也以為你與旁人冇什麼不同,可我發現,我是在乎你的。咱們不說過去,婉兒,隨我回去吧,我會好好待你。”

齊宸目光真摯,一如婉娘記憶中的少年。

時過境遷,直至今日,她也依舊完全無法看透這個男人。

她問:“你是想與我重敘舊情,還是想哄著我,方便下次再為你施一次美人計?”

“婉兒,你不能如此想我。”

“我說錯了?”

齊宸抱住了她:“我知道在你心裡,我便是這樣一個不擇手段的人,婉兒,你再給我一次機會,可好?”

“事已至此,咱們乾脆把話說開了吧,齊宸,我接近太子不是為了你,是為了林家,也是為了我自己,今後你我涇渭分明,我不可能再為你做任何事情。”婉娘毫不留情的推開他,一字一句:“從前的林清婉已經死了,如今站在你麵前的這個人,該喚婉娘。”-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