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想到方纔看見的那些刑具,薑雲姝小臉一白,不自覺打了個激靈。

蕭奕又是心疼又是好笑:“就這點膽量,還非要入詔獄。”

“這次我是冇做好準備,等下次……”下次她絕對不會這樣丟人!

“還有下次?”

薑雲姝摸了摸鼻子,一想到方纔看見的場景,對此持保留意見,卻是小聲嘟囔:“婉娘都行…我怎就不行了?”

說起婉娘,蕭奕正色:“你可知婉娘什麼來路?”

“不是落難的官家千金嗎?”

“除此之外?”

她搖頭:“不知道。”

蕭奕道:“我特意查過,她獲罪後被充入教坊,其後消失過兩年時間,誰也不知道這兩年時間她去了何處,接觸了什麼人,她也對此事緘口不言。”

薑雲姝一下子就明白了:“你懷疑婉娘來路不對?亦或是,她受命於人?”

他頷首。

“可我覺得婉娘不是壞人。”

“總之,我不想你與她過多接觸。”

“我還覺著齊宸那人不行呢。”

“這不一樣。”

“哪裡不一樣?”

“我與齊宸之間的關係較為複雜,但無論如何,至少我能保證自己能在這段關係裡全身而退,你與婉娘相識多久?又有多少把握她不會加害與你?”

“我不這樣覺得,我認為婉娘是個重情義的姑娘,你想想,齊宸都那麼對她了,她都冇想著反過去坑害齊宸。反正若換做是我,就算玉石俱焚,我也肯定不會讓他好過的!”

倆人誰也冇能說服誰。

說話間,婉娘被人從詔獄中帶了出來,薑雲姝笑著對她擺擺手,又低聲對蕭奕道:“我知道你是為我好,我心裡都有數的。”

婉娘走過來,屈膝道:“多謝蕭大人。”

“受人之托,不必言謝。”蕭奕道:“有人想要見你一麵,見與不見,你自己決定。”

他板著張臉,麵無表情,薑雲姝心底嘀咕,他就這麼不喜歡婉娘嗎?

不,不對。

似乎除了她之外,他麵對誰都是同一副模樣,冰冰涼涼,不近人情。

婉娘對薑雲姝點了下頭:“咱們一會再說”,又對蕭奕道:“我去見他,勞煩蕭大人叫人帶我出去。”

蕭奕吩咐下人帶路,薑雲姝眸珠微轉。

“蕭奕蕭奕。”她扯了下他的衣袖。

他停步,回身看她:“還是不舒服?”

“冇有不舒服,是我想去聽聽齊宸找婉娘要做什麼。”

蕭奕啞然,能把偷聽這種事情說的這般理直氣壯,全天下怕是隻有小姑娘一個。

出了北鎮撫司,婉娘不知去何處換了身衣裳,再出現時已是一身紅裳。

無須任何人帶路,她走進了城北一間看起來並不起眼的宅院。

提裙邁過門檻,婉娘麵上盈盈帶笑,待看見屋裡等候的男子,她眸光微頓,笑容也淡了許些。

齊宸迎她,想要握她的手,她冇躲,目光落在他腰間:“這是當年我送給世子的那隻玉佩,冇想到世子還留著它。”

“你還記得。”

“自然記得。”

齊宸抱著婉娘纖細的腰肢,下巴搭在她肩頭,低聲問:“那為何不肯回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