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對麵的牆上掛著各種各樣的刑具,正有人在洗刷著地麵的血水,看起來這裡應該是審訊的地方。

薑雲姝前些年好奇的時候,也是跟景昭去京兆府的大牢裡漲過見識的!可這裡的刑具種類繁多,隻有寥寥幾件她認得出作用,餘下的……堪稱奇形怪狀!

她隨手指了一件獄卒正在收拾的刑具,上麵漆黑的紋理掛著又紅又白的東西,看起來怪異極了。

“那是什麼東西?怎麼看起來跟搓蒜泥用的東西差不多。”

“是種刑具,用途倒是也跟搓蒜泥的東西相差不大。”

刑具?這東西能怎麼用在人身上?難不成……

她一下子反應了過來,那上麵沾著的東西是肉屑!方纔聞到的味道也一下子有了來處!

腦海中畫麵剛起,她胃裡忽然一陣翻江倒海,連句話也來不及說,捂著嘴匆匆往外跑!

相比之下,婉娘極為淡定:“讓旁人引我過去便是,不勞煩蕭大人了。”

若非小姑娘吵著要來看熱鬨,蕭奕本來冇打算親自引她過去,聞言對其淡淡頷首,轉身追薑雲姝去了。

婉娘一路目不斜視,直到了太子被關押的牢房。

牢房佈置簡單到隻有一張床板,太子像隻狗似的蜷縮在冷硬的床板上,身上的囚衣沾染在血痂上,一動不動。

婉孃的表情淡漠到了極點。

“太子殿下可還安好?”

太子聽著這熟悉的聲音,先是一愣,隨即激動的顧不得身體的疼痛,幾乎是撲了過來,緊緊的抓著柵欄,雙目充血:“婉娘?你也被他們抓進來了?!程兒如何?府裡的人如何?蕭奕是不是對他們下了毒手?!”

眼前的男人頭髮散亂,衣裳散著酸臭味道,已經不再是那個高高在上的太子了。

婉娘噗嗤一笑:“殿下是被關傻了不成?您瞧瞧妾身這模樣哪裡像是被抓進來的?”

太子看著眼前巧笑如花的女子,麵上激動儘散,警惕的看著她。

婉娘走近了兩步,身段搖曳生姿:“殿下難道不好奇嗎?為何自從我進了太子府,您的行為舉止便格外衝動易怒,總是會做出些不可思議的決定?”

太子還有什麼不明白的,眸光徹底冰冷:“你是誰的人?蕭奕?是蕭奕把你安插到我身邊的?”

婉娘並冇回答。

“我今個過來,是想讓殿下死的明白,免得黃泉路上還做個糊塗鬼。殿下可還記得滁州林家?”

太子有些茫然。

“殿下做過的事情多了,我父親不過區區一個掌書記,自然不值得殿下放在心上。不過沒關係,殿下當年殺我全族,如今我自是也要讓殿下嚐嚐血脈儘失的滋味。”

婉娘從荷包裡拿出了一個瓷盒,伸出指尖擠出了一滴血,血滴落下,盒子裡的肉蟲一下子便活泛了起來,肆意蠕動。

“它叫穿心蠱,我精心餵養了一年有餘,為的便是今日。”

“我提前尋了機會把子蠱放在了你的孩子身上,盒子裡的這隻是母蠱,待母蠱入體之後,你的血親每死一人,你便會痛不欲生一次,直至子蠱完全消失,母蠱也會帶著你的性命徹底消逝。”

“聽起來此蠱如何?可夠毒辣?”

婉娘越說,笑的越是嬌豔,盒子裡的蠱蟲也愈發激動,本能的不停往血腥氣味最濃重的方向撞。

太子向後退了兩步:“你究竟是什麼人?”

“毒樓,太子殿下很熟悉這個名字吧?”

“毒樓?你是毒樓的人?”

“世人隻知毒樓擅毒,卻不知毒樓同樣擅養蠱。”婉娘道:“我學成之後一共養出了兩隻成蠱,第一隻用在了殿下身上,這第二隻也同樣要給殿下,如此一想,殿下與妾身當真有些緣分呢。”

話音剛落,她將蠱蟲取出,看著太子的目光依舊含笑。-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