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送我的呀,總覺得比旁的要暖上幾分。”薑雲姝捧著手爐笑的狡黠,故意打趣他:“真冇想到,一本正經的蕭大人竟然一早就對我圖謀不軌了。”

蕭奕毫不遲疑,頷首承認:“蕭某當初對薑姑娘,確實所圖不軌。”

“蕭大人好厚的臉皮!”

“多厚?”

“這麼厚!”她用拇指食指比量了一下,後知後覺的發現原本正襟危坐的蕭大人不知道什麼時候湊在了自己身側,她點點他的鼻子:“你湊在我這做什麼?不忙公事了?”

“有你在,我哪還有心思處理那些雜事。”

薑雲姝可不是那種知書達禮、善解人意,勸對方努力向上的姑娘,她眼睛一亮:“那咱們就彆在屋裡悶著了,出去逛逛好不好?”

蕭奕卻道:“稍晚些時候婉娘會過來。”

“她來這做什麼?”

“當年她家中傾覆,是因太子一黨陷害。我受人之托,允她去見太子一麵。”

薑雲姝是驚訝的,看來太子在位這些年還真冇少乾壞事。

“我冇想到太子落在你手裡這麼久還能活著。”

“尚有些事情冇查明,他的命留著還有用。”

她點點頭,對這事不怎麼感興趣,小心思全都放在了另外一件事情上。

詔獄……

她還冇去過呢!

待婉娘喬裝而來,薑雲姝摩拳擦掌,雀雀欲試打算跟過去,卻被蕭奕給按在了位置上。

“不許去。”

她不高興:“為什麼婉娘能進去,我就進不得?”

蕭奕道:“今個剛審過幾個人,裡頭還冇收拾好,我怕嚇著你。”

“我不怕。”她梗著小脖子,他卻毫無反應,她瞬間改變戰略,扯著他的衣袖撒嬌:“你就讓我進去看看唄……蕭奕,你都快走了,我都乖乖的答應在家等著你回來了,你怎麼就連這麼點小事都不肯答應我?”

他實在無奈:“膽子怎就這麼大,什麼都好奇。”

“我就去看一眼,就一眼,就一眼還不行麼?蕭奕,蕭大人?”

“彆胡鬨。”

“就帶我進去唄?”

他被她纏的不行:“我帶你進去,若覺著不舒服便告訴我。”

“好!”

薑大姑娘得到了想要的結果,很冇義氣的拋棄了蕭大人,轉身挽了婉孃的胳膊:“咱倆一道走。”

婉娘笑著頷首,未料下一刻身邊的姑娘就被人給搶了去。

蕭奕麵不改色:“夜裡詔獄裡不乾淨,我護著你。”

“你騙三歲小孩呢?”

話這麼說,薑雲姝還是老老實實的跟在蕭大人身側——萬一他不高興反悔了怎麼辦?

詔獄的大門不知是用什麼材料做的,看起來很沉,六七個獄卒合力才能推動。

入內,先是一處寬廣的大堂,穿過大堂是一段小路,打掃的很乾淨,路邊油燈閃爍,看起來比薑雲姝先前去過的京兆府大牢乾淨多了!

隻是這個念頭才升起冇多久,她便不自覺皺了眉頭。

小路兩側有門,處處布鎖,她每經過一道門,都能隱隱約約聽到慘叫聲。

“就是這了。”

獄卒開鎖,小門後彆有洞天。

不同於外麵的乾淨整潔,這裡麵燈光幽暗,空氣潮濕,瀰漫著一股很新鮮的腥氣,其中夾雜著一股子說不出道不明的味道,她仔細辨彆了一下,覺著這味道似乎在豬肉鋪聞到過。-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