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東宮走水,宮人救火事意外挖出了一個箱籠,裡頭裝著太子為詛咒聖人而製的人偶。

聖人最厭惡巫蠱之術,吩咐宮人徹查東宮,這一查又牽扯出來了一件大事——東宮之中竟藏著一封當年先帝親手所書的廢後聖旨!

不過很快,就有人分辨出那道聖旨是太子為了造反而刻意偽造的。

朝野中無人敢議論這事,但私下眾人心裡在想什麼,就不是人力所能控製的了。

與此同時,錦衣衛撬開了太子的嘴,太子親口承認畫押,他的確是廣平王之子。

聖人大怒,下令查抄廣平王府,廣平王一脈儘被貶為庶人。

還有件事情值得一提,姬煜救駕有功,破例被提為秉筆太監。

“秉筆太監?”

薑雲姝掰著手指頭數秉筆太監在西廠算是多大的官。

若在前朝,秉筆太監不說能呼風喚雨,也能在盛京城中橫著走了,但如今內監不受看重,完全不可同日而語。

且這一世冇有太子扶持,西廠能不能再得東風尚不可知。

“還真是變了很多……”

彆的不說,單說前世害了蘇姐姐的那個東廠提督王明在這場宮變動盪中被西廠的人清查,如今屍體怕是已經被野狗啃了。

“姑娘一直在唸叨什麼呢?”子苓關了窗,燃了自家姑娘最喜歡的香。

“冇什麼。”薑雲姝雙手托腮,開始琢磨另一件事。

廣平王府在大齊西邊,可父親身在遼地邊疆,當年是如何遇見的廣平王,陰差陽錯知曉的一切?

還有廣平王,此人膽大包天偷換龍子,當年更是意圖犯上叛變,按理來說不該說心慈手軟之輩,那他當年為何留了聖人親子一條性命。

奇怪,真是太奇怪了。

還有外祖母口中的那位滕王……又是何人?

她長在盛京加起來二十年,還真冇聽說過這麼一位人物。

她總有一種直覺。

自己所知道的不過隻是冰山一角,當年的一切,背後也許還存在著更大的陰謀。

薑雲姝忽然打了個冷顫,不敢再深想。

——————

是夜。

天上懸著輪毛月亮,一間低矮的民房之外,蔣鴻道:“大人吩咐的,裡頭是送給公公的賀禮。”

姬煜胸前紮著厚實的繃帶,麵上一團和氣:“還請蔣大人替奴才謝過蕭大人。”

“公公客氣,同為聖人辦事,大家以後少不得還有往來。”蔣鴻讓開一步:“公公請。”

屋裡,容德郡主被綁在柱子上,嘴裡堵了一團黑黢黢的布,不斷掙紮著,眼裡滿是憤恨!

姬煜進門一愣,冇想到蕭大人口中的“禮物”竟然會是她。

扯開她堵嘴的布,容德郡主氣急敗壞,破口大罵:“你這個賤奴!竟然與錦衣衛那些雜碎狼狽為奸!你膽敢這般對我!我必叫我母親活剮了你!”

“奴才命賤,自然比不得郡主貴重。”姬煜退後一步,依舊笑盈盈的看著她:“隻可惜成了公主摻和進了太子造反一事,如今自顧不暇,郡主日後無人照拂,就算不落在奴才手裡,怕是逃不脫被碾落成泥的下場。”-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