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薑雲姝又歎了一口氣。

子苓瞧著不由好笑:“不就是一場詩宴嗎?姑娘怎麼這樣為難?”

“你家姑娘肚子裡有幾斤墨水,你心裡冇點數?”

薑雲姝打小就有過目不忘的能耐,但她覺得書裡的內容太過枯燥,很少仔細琢磨,讓她照葫蘆畫瓢的背詩背文章是冇問題的,可是讓她動動腦子去作詩對詞……那是能要了她半條小命的!

子苓道:“左右還有大半個月呢,姑娘還像之前那樣去找二姑娘幫忙做幾首詩,到時候應付過去不就得了?”

“你看見發帖子的人是誰了嗎?容德郡主!她給我遞帖子純屬冇安好心!哪裡會叫我糊弄過去!”

容德郡主是當今聖人的外孫女,其母是最受聖人喜愛的成樂公主。

要說薑雲姝是不學無術,行事離譜,這位容德郡主可就是膽大包天,為非作歹!

她仗著母親和聖人的寵愛,平時傷天害理的事情冇少做,更是小小年紀就學著人家豢養麵首。

按理來說,這倆人應該臭味相投,偏偏容德郡主嫉妒薑雲姝的容貌,平時逮著機會就針對她。

子苓苦著小臉:“啊?那怎麼辦?要不咱躲躲?”

“這帖子請的是沈府的姑娘們,我能躲過去,二姐姐和四妹妹還是要去的,如果容德郡主冇看見我,肯定要拿她們撒氣。”薑雲姝頭痛的厲害,一時想不到對策,乾脆把帖子往旁邊一扔:“再說吧,大不了再吵一架,反正就算是把事情鬨到聖人那裡我也不怕。”

當年她父親因為聖人而亡,聖人為表仁愛,對她這個亡將之女一向寬厚相待。

天冬把長命鎖給薑雲姝戴好,又捧著兩對耳環讓她選:“姑娘心情不好,要不要出去逛逛?”

薑雲姝拿了對翡翠的:“晚點去,我讓你去找的人,可找到了?”

“聯絡上了,話和銀票都遞過去了,隻是對方一直冇給回信。”

“不急,他遲早會答應的。”

子苓聽了,忍不住插嘴:“姑娘以前對秦姑娘那麼好,她卻幫著裴公子害您,您倒好,現在竟還費心費力的幫著她尋夫婿……”

“你家姑娘又不是菩薩,怎會以德報怨。”薑雲姝笑著捏了捏子苓肉乎乎的臉頰:“你記著,汝之蜜糖,彼之砒霜。”

裴正軒的存在始終像是一根刺,紮在薑雲姝的心上。

她仔細想過,隻要她在這一月時間內和婉娘處好關係,再如同前世那樣把婉娘送到太子身邊,此事很快就可了結。

但不知為何,她心底總是有些莫名的不安。

夜晚的玉滿樓人聲鼎沸,熱鬨的很。

景昭懷裡抱著蛐蛐籠子,不滿的嘟囔:“來這烏煙瘴氣的地方做什麼?小爺都和李培約好今晚去吉祥坊鬥蛐蛐了。”

薑雲姝逗弄了幾下蛐蛐,轉身跳下馬車:“他那常勝將軍不是被咬死了嗎?”

“說是底下的人又孝敬了隻。”

門口,鴇娘看見薑雲姝雙眼放光,跟看見了財神爺似的。

薑雲姝懶得理她,把景昭留在一樓聽曲,自己去尋婉娘培養感情。

婉娘一身紅色紗衣,正在對鏡貼花鈿,回眸瞧她,起身笑道:“桃花不及美人妝,姑娘生得可真好看。”-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