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外祖母,我最近總能夢見母親,想去姨母那待一個月,順便也去打理打理母親給我留下的嫁妝。”

薑雲姝每年基本都會去揚州玩兩個月,沈老夫人未曾多想:“正好你三弟弟要回揚州讀書,你們姐幾個乾脆一齊去吧。”

訊息很快傳到了幾個姑娘那裡。

沈玉珠歡喜之餘,很是好奇:“祖母向來不捨得讓咱們遠遊的,這次怎麼突然鬆口了?還讓咱們一起!”

沈玉蕁道:“許是京裡最近不太平,祖母想讓咱們遠離是非之地。”

薑雲姝讚同:“淳陽公主既然已經盯上了沈家的姑娘,說不定會使出什麼手段,我離開了,她尋不到機會,說不定就會把目光轉到你們兩個身上。”

沈玉珠煞有介事的點點頭,道:“我要去吃正街頭的那家如意糕,還要吃福滿記的醋魚,還有姑母親手做的湯!”

她對揚州的小吃如數家珍,單是想想就流了口水!

翌日清晨,薑雲姝特意去父母墳前上了柱香。

自打上次棺材風波過後,她就從自己私庫拿了銀錢重新修葺過了爹孃的墳墓。

新墓修的很大氣,足足占了薑家三成的墳地,為了這事她特意請了父親生前的幾位好友來主持“公道”,薑家人對此是敢怒不敢言,薑雲姝也懶得理會他們的想法。

今日無風,銅盆裡的紙錢卻燃的極好。

薑雲姝一身縞素,跪坐在新刻的碑前,一邊往盆裡撒紙錢,一邊輕聲念著。

“太子人還在詔獄,聽說受了許多種酷刑,我本想尋個機會把他帶過來,叫他給父親磕頭贖罪,可父親前晚托夢,我便打消了這想法。”

“他如今落在蕭奕手裡,不會好過的,也算是惡有惡報吧。”

說起蕭奕,她略有些靦腆的笑笑。

“母親知道嗎?女兒有了心上人,他待女兒很好,若您見了他也一準會喜歡的……就算不喜歡也晚了,反正這個女婿您和父親認也得認,不認也得認。”

說著說著,她又麵露迷茫。

“女兒今生最大的願望便是盼著太子倒台,可如今太子倒了,我卻依舊難以放心。沈家就像一塊肥肉,誰見了都想啃兩口,我心裡甚是不安,也不知道怎麼做纔是最好的。”

直到晌午時分,她才最後磕了一個頭,帶著丫鬟護下了山。

不知是巧合還是有意,她在回去的路上遇到了昭陽郡主與齊晟。

她和齊晟看到對方,不約而同調轉了馬頭,可惜昭陽郡主不瞎,撩起車簾高聲喚道:“阿姝!”

這親近的稱呼讓薑雲姝忍不住打了個激靈,硬著頭皮過去問好:“郡主,小郡王,好巧。”

昭陽郡主笑道:“阿姝這是去何處了?”

“正逢十五,去山上祭拜父母。”

“難怪你穿的這麼素淨,恰巧遇見,不如咱們同行回京?”

齊晟突然道:“姐姐和薑姑娘一道走吧,我還有事,先行一步。”說罷又對薑雲姝道了句抱歉,轉身策馬離開。

薑雲姝覺得他很識眼色,一準前途無量。

無奈就算這樣,昭陽郡主還是不可能放過她:“晟兒他孩子心性,阿姝莫要見怪。”-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