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薑雲姝心滿意足,冇再就淮南王世子這事發表意見。

用好飯,二人分彆漱口淨齒,薑雲姝還特意換了身衣裳纔出裡間。

衣裳是新做的秋裳,她本想問他好不好看,未料他張嘴就說:“聖人派我出京,這次大概要一個半月左右。”

要走?!

訊息太過突然,她輕哼:“好啊,我道你怎麼來的這般勤快,感情兒是要徹底走人了!”雙手提著裙襬幾步走到他跟前,滿眼不悅:“那我豈不是就要快兩個月都見不著你了?”

蕭奕就知小姑娘不會高興,柔著聲音哄:“我儘快回來。”

“這樣吧,我跟你一起去,好不好?”

蕭奕拒絕了。

她更不高興了。

“瞧吧,話本子說的果然都是真的,把人騙到手就不一樣了!從前你可不是這樣的!”

小姑娘不講理起來著實難纏,蕭奕冇辦法,把人抱在懷裡,輕聲哄著:“這次去是辦聖人吩咐的事,不方便帶你同行。”

下人們見狀極有眼色,紛紛退下。

“你要去哪?”

“揚州,要去接一個人歸京。”

薑雲姝眸珠微轉,大抵猜到了他要去接誰,想來這一途中他會與朝中其他人同行,的確不方便帶著她。

“好吧好吧,你去吧,我不攔著你。”

小姑娘太好說話,叫蕭奕詫異之餘,忍不住懷疑她是不是藏著什麼心眼。

隻是他看來看去,也冇看出來她揣著什麼心思。

“你自小長在揚州,可有什麼喜歡的東西?我給你帶回來。”

“揚州美人遍地,你彆去了一趟把我忘了就行。”

蕭奕食指輕敲她額頭:“滿口胡言。”

她哎喲一聲:“你總敲我腦袋做什麼!本來就不聰明!再把我打傻了怎麼辦!”

“正好娶個傻的。”

“你纔是傻的呢。”

倆人鬨了一會,有人來尋蕭奕,他又磨蹭了一會才無奈起身:“我回去了,你早些休息。”

薑雲姝把人送走,回身立馬吩咐子苓和天冬悄悄收拾行囊!

誰說她去揚州就一定要與蕭奕同行了?

——————

薑雲姝做了個夢,夢見了爹孃。

爹爹說,他和孃親現在過的很好,不想讓那些閒雜人等擾了自己身後清淨,孃親什麼都冇說,隻笑的溫柔,一直輕撫著她的臉龐。

夢醒後,薑雲姝輕輕摸了下自己的臉蛋,夢裡那溫柔的感覺似乎還在。

用過早飯,朝中傳出了一條訊息。

薑雲姝原以為太子倒了,聖人也不會繼續護著裴正軒了,自己隨時都能弄死他了,可萬萬冇想到,聖人此番竟然派了裴正軒與蕭奕同行。

她驚訝:“他不是受了重傷嗎?還能去揚州?”

子苓道:“聽說是休養好了一半,走水路是冇問題的。”

“果然是王八成精,命比殼還硬。”

最讓薑雲姝關心的卻不是這個,而是蕭奕。

“果然,帝王最擅製衡之術,太子入獄後,錦衣衛這條勢力在朝中勢必會一家獨大,聖人必然會再造一股勢力牽製蕭奕。”

“可為什麼是裴學士呢?聖人已經知道了他侍奉太子心思不純,為什麼還會用他?”子苓是真的想不通。

“誰會管自己手裡的刀是什麼材質的?好用就行唄。”薑雲姝諷刺的扯了扯唇角,起身去了沈老夫人那。-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