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來人!快來人護駕!”

“殺了妖婦!還大齊正統!”

諸如此類的怒喊聲此起彼伏,聖人身邊的護衛一個個倒下,越來越少,淳陽公主花容失色,一隻手緊緊的拽著齊晟,另一隻胳膊依舊護在聖人身前。

她對著太子憤怒大喊:“齊承德!你瘋了不成?竟然當著文武百官的麵前弑君!”

太子臉上染著一道鮮血,冷笑:“當年她不是也殺了你的父親?我隻不過是效仿我的好母親罷了!”

聖人始終未曾變過的麵色終於有了一絲裂縫。

淳陽公主怒罵了回去,朝臣們各個膽戰心驚,女眷們更是嚇得眼淚連連。

薑雲姝不同。

許是她打心眼裡覺得蕭奕不會讓太子得逞,除了看見的血腥讓她倍感不適,心裡並無太多波瀾,與旁人相比,她更像是一個置身事外的旁觀者。

始終心情平穩的看著一切發展,等著那個改變萬物的契機到來。

“殺!”

東廠的勢頭一發不可收拾,西廠的人拚死抵抗,卻難逃潰不成軍的命運!就在那千鈞一髮之際!一個小太監奮不顧身,為聖人擋下了致命一劍!

看見姬煜中劍,薑雲姝知道他的大造化來了。

比前世更早。

沈老夫人握緊了兩個孫女的手,叮囑她們原地呆著,不要亂跑。

“太子造事不是為了霍亂江山,隻要朝臣和家眷不輕舉妄動,他絕不會主動為難。”

很快她說的話就得到了印證,有幾個因為害怕想要從偏殿逃跑的女眷被守在門口的護衛抹了脖子。

沈玉蕁不忍看,閉上了眼睛,沈老夫人連著唸了幾遍阿彌陀佛,場中女眷的哭聲更大,卻蓋不過滔天殺意。

西廠的人節節敗退,就在聖人暴露於太子刀口,危在旦夕之際,錦衣衛終於趕到!

太子臉色一變,大喊:“快動手!殺妖婦者!封為大將軍!”

隻可惜,終究功虧一簣。

錦衣衛的到來以絕大的優勢壓製住了太子的勢力,一夕之間,太子從當朝儲君淪為階下囚。

“你瘋魔了不成?為何要這麼做?難不成趙禦史說的都是真的?你竟然真的……”淳陽公主泣不成聲,不敢置信的看著被錦衣衛鉗製住的太子。

太子冷笑:“都到這時候了,你還跟孤裝什麼姐弟情深?賤婦!”

剛經曆過一場宮變,聖人似乎冇有受到任何影響,麵容依舊威嚴:“太子意圖謀反,壓入詔獄。另,宣蕭奕入宮。諸卿且歸家去吧。”

語氣也毫無波瀾,似乎正在處置的隻是一個與自己毫無關係的朝臣。

太子口中不停叱罵,淳陽公主扶住了聖人,眾臣不敢多說半句,就連那些意外失了女兒親眷的女眷都忍著淚意,默默離宮。

事情發生的太過突然,也過於激烈,不少人的腿腳都是軟的,出宮路上眾人相互攙扶。

薑雲姝和沈玉蕁上了馬車,路上,她一直魂不守舍。

沈玉蕁問:“三妹妹,你想什麼呢?”

“真冇想到我有生之年還能親眼看見一場宮變。”她冇敢告訴沈玉蕁自己是在回憶太子對淳陽公主說的那句話。

他說,聖人曾殺了先帝。-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