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獻禮過後,有閨秀爭先獻藝,薑雲姝始終安靜的坐著,安靜到沈玉蕁都覺著反常。

“阿姝,你不舒服嗎?”

“冇有,我挺好的。”

“熬一會就結束了,回去的路上我給你買菊花酥。”

薑雲姝笑著頷首,心裡卻沉甸甸的。

那日蕭奕跟她說,他打算把掀開一切的時機選在萬壽節。

她仔細想過了。

世人都認為父親是功臣,是戰死的,如果她將真相公之於眾,世人便會知道父親是被太子毒死的,好說不好聽。

私心使然,薑雲姝左思右想後,決定不把父親中毒這件事情說出來。

但是太子該得到的報應不會少,她要讓太子親自跪在父親的墳前,懺悔求饒。

且說淳陽公主與太子你一句我一句,哄的聖人喜笑顏開,臉色逐漸紅潤,姐弟倆看起來亦是感情和睦,相處融洽。

薑雲姝忍不住嘖嘖稱奇,要說演戲,那戲樓裡的戲子可遠遠比不上麵前的這二位。

要不是她清楚這倆人心裡的那點彎彎繞繞,恐怕都要信以為真了。

就在宴席流程過半時,忽有一老臣膝行上台,跪在聖前:“聖人!臣有要事上奏!”

此人身居禦史府,脾性耿直,上個月剛彈劾過太子私德有虧,聖人至今不曾處理。

“臣要彈劾太子!”

眾人皆驚,哪怕是禦史府那些個以不怕死出名的禦史,也對他的行徑不讚同。

薑雲姝下意識挺直了脊背。

聖人未置可否,太子揣測著她的神色,起身道:“今日是聖人壽誕,有朝事改日再報,趙禦史莫要在今日惹聖人不悅!”

趙禦史不僅冇退,反而更近幾分,揚聲道:“臣要奏報,太子身世有異!非真龍血脈!”

未等太子反應,淳陽公主先斥道:“大膽!趙禦史是吃了熊心豹子膽了?淨敢在聖人麵前一派胡言!”

“聖人明鑒!臣有確鑿證據!”

二人你一言我一句,已經讓太子錯過了最好的爭辯機會。

聖人麵色淡然,仿若未曾聽到這些對話一般。

太子冷笑:“趙禦史,縱然孤與你有舊怨,你也不能當著聖人的麵血口噴人吧!你可知妄言的下場?”

薑雲姝聽出來了,這是在拿家人威脅。

可惜趙禦史不是那等怕死的小人。

“若臣有半句胡言!便請聖人將臣滿門抄斬!”

淳陽公主忙道:“趙禦史怕是得了失心瘋,來人,快將趙禦史帶下去!”

立刻便有侍衛上前,趙禦史連連叩首:“聖人親子另在人世!聖人不可被奸人矇蔽!聖人明鑒啊!”

百官都被這突如其來的一切嚇到了,更是在心裡暗自衡量趙禦史言語有幾分肯定。

侍衛捂住了趙禦史的嘴正把人往下拖,聖人忽然道:“都住手。”

淳陽公主眼皮一跳,退到一側,太子麵上並不見緊張,雙手疊在身前。

“且聽聽他要說什麼。”

聖人吩咐,侍衛退去,趙禦史先是叩首,才雙手呈上:“此乃臣查到的證據!請聖人過目!”

女官轉交,百官無不注意著聖人神色,想要從中找到一點蛛絲馬跡。

隻可惜,聖人始終喜怒不形於色,就連站在一旁的淳陽公主都拿不準聖人在想什麼。

按理來說……不該如此啊!-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