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轉眼就到了萬壽節。

聖人壽誕,自是普天同慶,隻是蕭奕依舊冇被放出來。

子苓氣鼓鼓的進屋,薑雲姝問她怎麼了。

“婢子方纔回來的時候聽見幾個小丫鬟在說閒話,是有關承恩侯府的。”

薑雲姝早不知聽了多少:“氣什麼,趨吉避凶人之常情,世人莫不如此。”

“人心也未免太過冷漠了。”

“若有一日沈府遭難,不知會有多少人落井下石呢。”

“呸呸呸,我家姑娘胡說的,可當不得真!姑娘!您說話小心點,有菩薩在天上看著呢。”

薑雲姝笑著搖搖頭,選了支簪子遞給天冬。

天冬猶豫:“姑娘確定要帶這個簪子嗎?”

簪頭是如意形狀的,去歲在盛京還算時興,今年早就冇人戴了。

“就這個。”

蕭奕說,她的時機就在今日。

她選這個簪子是因為想借起個吉利的名頭,望今日的一切都能安心如意。

府外馬車早就候著了,沈老夫人與大夫人同乘,沈玉蕁和薑雲姝一輛馬車。

沈玉蕁不放心她,叮囑了一路,薑雲姝臉上乖順,實際上注意力早就跑到了九霄雲外。

——————

“請諸位下車驗身。”

宮裡規矩大,凡是進宮之人,無論內外命婦,都得由嬤嬤搜過身才行。

薑雲姝心裡揣著事,也比往常安分許多,進宮後一直跟在大夫人身後。

按照規矩,女眷進宮該叩拜聖人,但如今聖人龍體抱恙,接待一事由淳陽公主代勞。

晨陽宮外全是等待入內拜見的內外命婦和官員家眷,薑雲姝偶然聽見有幾個內命婦在竊竊私語。

“淳陽公主日日侍疾,事必親躬,真是孝順的很哪!”

“太子妃呢?一直冇來侍疾嗎?”

“太子妃日日禮佛,鮮少露麵,每日不過來請安罷了,聖人對她不滿已久,隻是礙於她是太子髮妻,又誕下了皇長孫,才一直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她默默走到一旁,假裝自己冇聽見。

想也知道,哪會有人膽大包天,這麼明目張膽的談論聖人家事,這幾個內命婦多半是受了淳陽公主的授意。

再想想淳陽公主這段時日對她的親近,薑雲姝暗自心驚。

前世淳陽公主可從來未曾流露過這般野心,可惜她那個夢太短,不知太子死了以後朝局如何,蕭奕又站隊何方。

“雲姝姐姐?”

薑憐憐不知從哪來的,對沈家人依次見禮:“見過沈老夫人,沈大夫人,沈二姑娘安好。”

沈玉蕁回了半禮,薑雲姝也客氣的頷首:“薑二姑娘。”

“姐姐近來可好?我給你送的生辰禮,你可還喜歡?”

薑憐憐送的是一個秀藝精湛的荷包,薑雲姝看了一眼就讓子苓收起來了,她神色不冷不淡:“多謝。”

薑憐憐又問:“祖母她們在那邊說話,姐姐要過去看看嗎?”

“我還有事,便不去了。”

薑憐憐麵露失望,卻也冇說什麼,側身讓開了路。

沈玉蕁悄悄問:“跟她鬨了不愉快?”她知曉,從前薑雲姝與薑憐憐感情還算不錯的。

“冇鬨不愉快,隻是不想跟她一處玩了。”

薑雲姝性子一向如此,沈玉蕁冇多問,很快便輪到了沈家人進屋請安。

淳陽公主身著紫色宮裝,高貴典雅,待沈家人一如既往的親熱,絲毫冇有因為在宮中便有所顧忌。-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