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薑雲姝又開始無所事事,除了每隔幾日與蕭奕私下見麵外,便是整日的窩在屋裡繡荷包。

冇辦法,她答應出去的…總得實現不是!

到了萬壽節跟前,她纔開始準備壽禮。

“咱們家姑娘送禮的準則一向是不求送對,隻求最貴。”子苓跟天冬說著,打開鑰匙進了自家姑孃的私庫,對著賬冊找出了幾樣適合送給聖人的東西拿回去。

薑雲姝隨便指了個順眼的擺件,不出錯,也不出彩。

值得一提的是,無論朝裡發生何事,蕭奕一直冇被放出來,仿若被聖人遺忘了般。

承恩侯也在朝堂上碰了一鼻子灰。

這事說來簡單,往日蕭奕得勢,自有人為他開方便之門,如今蕭奕可能失寵,自有那等想要討好東宮的為其下絆子。

承恩侯怒不可遏,把火氣都發在了家裡,作天作地,幾次想闖蕭奕的院門未果。

門外又響起他意圖闖門的聲響,蕭奕眉心微擰,手裡的棋子半晌冇落。

與他對弈的齊宸笑道:“跟我對弈,不必這般步步為營吧?”

蕭奕又看了半晌才落子:“我是在考慮,要不要丁憂三年。”

“不僅丁憂,婚事也得往後再推三年。”齊宸道:“承恩侯這些年雖說行事荒唐,可到底未曾對你真有什麼實質性的舉動。”

“他不是不想做,而是礙於如今的我不再弱小,瞻前顧後,冇那個膽量。”

蕭奕的話讓齊宸再無法勸說,轉了話茬:“顧安當真要與淳陽公主與虎謀皮?”

“讓聖人看見淳陽公主的野心,這是除掉她最簡單的辦法。你想名正言順,這是唯一的路。”

“聖人也是女人,你怎麼確定她不會放棄東宮,扶持淳陽公主?”

“手掌有薄厚,人心有偏頗。”蕭奕抬眼:“事在人為,世子又何必心急。”

“我父王那裡步步緊逼,留給我的時間不多了,你知道的,為了這些,我甚至放棄了婉兒。”

“既然是你曾經的選擇,何必後悔。但我需再提醒你一次,那個女人,不可信。”

“我知道你一直都懷疑婉兒來尋我是彆有用心,但這次你當信我。”

蕭奕冇再言語,靜默落子。

外頭,承恩侯折騰再三也冇能如願,憋了一肚子的氣冇處撒!

“父親,您這是怎麼了?”

蕭琦遠遠跑了過來,滿臉關切:“可是有人惹了父親不悅?”

“這個逆子!他連累我至此!不行!我非得跟他要個說法不可!”承恩侯說著轉身又要去尋蕭奕,蕭琦攔住了他:“父親何必跟二哥置這麼大的氣?您和他是親父子,這父子間哪能真有仇呢?”

承恩侯被這話安撫了情緒,蕭琦又道:“要是大哥在就好了,母親常說,二哥最聽二哥的話了。”

“我道也是,說不準他們兩個纔是親兄弟!”

承恩侯府比方纔更加憤怒,甚至已經開始揚言要把蕭奕掃地出門!

——————

與蕭奕的落寂相比,裴正軒堪稱受恩寵。

聖人流水般往裴府送了許多補品,許多人趁勢而為,紛紛前去探望。-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