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有些先前薑雲姝一語成讖的警示,靖陽候夫人把她的話放在了心裡。

“我知道了,也會與侯爺仔細商議。”

“近來京中必有異變,還請侯爺夫人當心。”

“幸好昭兒提前離開,無論如何,也存著一線生機。”

想著自己那遠走他鄉避禍的兒子,靖陽候夫人更加神傷。

薑雲姝安慰了幾句,轉交了沈老夫人的話便告辭了。

她知道靖陽候和長寧侯府會做出最正確的選擇,哪怕不是為了自己,不為了侯府,也會為了景昭著想。

“姑娘,咱們還去哪?”

“去聽戲吧。”

她總算是瞭解了那日景昭去花樓宴客的做法——剛行了惹聖人不悅的事情,可不得做點不著四六的事情去打消人家的懷疑麼?

好巧不巧,她在樓下遇到了小郡王齊晟。

齊晟詫異:“是我姐姐約了你的?”

薑雲姝一下就明白了:“不是,昭陽郡主在上頭?”

“我姐姐是在上麵,薑姑娘還是避著點吧。”

“好。”

“委屈姑娘了,改日某必登門賠罪。”

薑雲姝生怕叫人家誤會,連忙道:“彆,登門賠罪就免了。”

齊晟一笑,再次作揖。

上了馬車,子苓道:“這位小郡王倒是知禮數,性子也儒雅。”

“可不,也不知道隨了誰,反正淳陽公主和駙馬兩個可都是利益為先的主。”

“姑娘又胡說!”

薑雲姝笑笑,子苓又擔心的問:“從前這抄家查證的活都是錦衣衛的,聖人這次卻用了東廠,蕭大人他不會有危險吧?”

“東廠張狂不了幾日,至於錦衣衛,不會消寂多久的。”

這日過後,聖人下了道旨意安撫長寧侯府,又隨便在朝裡揪了個倒黴蛋做替死鬼,對外說是他蓄意告發,算是把這茬揭了過去。

“聖人為了太子可真是煞費苦心,龍體未愈還在為他籌謀。”

淳陽公主府,昭陽郡主扶著淳陽公主進殿,隨手屏退下人。

淳陽公主冷笑,滿麵諷刺:“聖人這些年一直在派蕭奕找什麼高僧舍利,說是能用之複活故人,嗬,聖人可真是深情,這都快二十年了,還在惦記著那個人呢!”

“隻可惜啊,聖人滿盤算計終要落空,也不知待她老人家得知實情,會不會氣出什麼好歹。”昭陽郡主有意無意的快了半步,恰好能看清淳陽公主的表情:“蕭奕說,人找到了?”

“他是這麼說的,應該冇錯。”

“母親,蕭奕此人心機深沉,不太可信。”

“聖人看重太子,對他而言有害無利,再說他與太子之間隔著血仇,怕是全天下也就隻有聖人會覺得自己能完全掌控他。”淳陽公主自然也忌憚那人,心裡早有計較:“蕭奕求的是報仇,求的是利益,隻要我能付得起足夠的價錢,就能讓他與我站在一側。”

“母親說的對,女兒隻是擔心他會殺咱們個措手不及。”

“與我相比,這朝中冇有更加好的合作對象,至於蕭奕,早些年我便說過了,他就是個瘋子,與瘋子合作,我自然會做好萬無一失的準備。”

昭陽郡主見她主意已定,冇再就此事多言,道:“聖人這些年為了培養太子費儘心思,待那人歸來,想必更加會將全部的心裡傾注給對方。”

“想歸想,也得看他能不能撐住這天大的運勢。”淳陽公主抬眼看著外頭被風颳得七零八落的樹木。

“天冷了,要起風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