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好訊息是,雖然東廠的人去搜查了許久,但什麼都冇搜出來。

薑雲姝聽的心驚肉跳。

果然,她想的冇錯,對長寧候府下手的果然是聖人,隻是與前世不同的是,這次有她提醒,長寧侯府逃過一劫。

但是有一就有再二再三,想讓靖陽候府和長寧侯府繼續存活下去,就必須改變眼下的局麵。

她仔細思忖著蕭奕的話。

太子被揭穿後,必然會引起一陣朝堂振動,那時便是兩個侯府最好的機會。

她突然起身:“我要去拜見靖遠侯夫人。”

去靖陽侯府之前,她先去見了沈老夫人。

沈老夫人道:“你與景昭自幼相識,情分非常,這些年靖陽候夫人也對你頗為照料,如今侯府出事,你去看望一番是應當的。”

她擔心:“會不會對沈家有礙?”

“沈家這次足足掏了兩成身家出來,便是為了這個,聖人也不會如何,你且安心去吧,也幫我帶句話,當年侯府於我女有恩,若侯府有什麼需要幫助的地方,沈家義不容辭。”

長寧侯府被告發,不少人都嗅出了聖人的意圖,雖然冇找到證據,但大家都在觀望,登門拜見的,薑雲姝是第一個。

“夫人萬安。”

靖陽候夫人如今年過四旬,許是因為失過兩個孩子,比常人更顯蒼老些,鬢邊已經生了絲絲華髮。

她是最慈善和藹不過的性子,每次見了薑雲姝都是笑容滿麵,今日卻顯了疲憊。

“是阿姝啊,快坐,喜鵲,去煮些廬山雲霧來。”

薑雲姝坐在靖陽候夫人身側:“長寧侯府的事情我已經聽說了,夫人彆太傷神,總會有解決辦法的。”

提起這個,靖陽候夫人忍不住長歎了一口氣:“先前景昭那孩子就跟我說過,那事是你得到的訊息,我本還存著僥倖之心,未料一切如此突然。”她說著緊緊抓住了薑雲姝的手:“多虧你了,否則這次長寧侯府必有滅頂之災。”

“夫人客氣,我與景昭多年友情,夫人待我也似親女,我既得到了訊息,又怎會對侯府置之不顧?不瞞夫人,這道訊息其實是我從錦衣衛特使蕭奕處得知的。”

為了讓自己的話能被重視,某人再次把蕭大人給搬了出來。

果不其然,靖陽候夫人正色:“蕭奕?你怎與他有了聯絡?”

薑雲姝正色:“事關家父之死,請夫人屏退左右。”

待屋裡下人儘退,她才道:“先父並非戰死,而是被太子所害,原因是先父得知了太子身世隱秘,他並非聖人所出。”

靖陽候夫人是震驚的,她緊緊抓著椅子的扶手,纔沒叫自己太過失態。

畢竟這兩條訊息都太過驚人!

薑雲姝繼續道:“我知道侯爺想要做個純臣,可聖人多疑,如今看來,這條路怕是不通。”

靖陽候夫人道:“說說你的想法吧。”

“太子身世不妥,大廈將傾,而蕭奕查到了最新的訊息是,聖人親孫尚在人世。侯府必須扶持東宮,纔有喘息之機。”-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