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薑雲姝把人攔在屏風前頭:“你怎麼進屋不敲門的?”

沈雲河滿頭大汗,跟抓著救命稻草似的拉住了她的胳膊:“三姐!出事了!這次你要是不管我!我怕是凶多吉少!”

“你誆外祖母和舅母那事暴露了?”

“那個天殺的夫子竟然派人回京傳信告狀!我娘氣瘋了,要宰了我給列祖列宗添菜!”

“宰了你不至於,毒打一頓估計少不了。”薑雲姝方纔被他嚇得要命,此時多少有點幸災樂禍,但還是吩咐丫鬟:“去看看二舅母到哪了,把人攔下來。”

話冇說完,已有丫鬟匆匆進屋:“姑娘!二夫人眼瞧著就進院了。”

沈雲河一下子就慌了:“不說了!我先藏起來!”

他在屋裡環視一圈,盯上了那被遮的嚴嚴實實的床榻,薑雲姝來不及反應,他已經竄了出去。

她認命的閉上了眼睛,果然聽見了沈雲河震驚的一聲叫喊。

“你是誰!”

……

完了,沈雲河發現她在屋裡藏男人了。

且說薑雲姝磨破了嘴皮子才把王氏從自己屋裡勸走,並且讓她相信了方纔那聲“嚎叫”隻是幻聽。

轉過身來,她頭疼不已,不知道該怎麼跟沈雲河解釋自己藏男人這事……她倒不是怕事情敗露,隻是擔心這事被外祖母知道,外祖母覺得蕭奕是個登徒子,更不肯同意。

屋裡,蕭奕和沈雲河麵對麵坐在椅子上,蕭奕一如既往的淡定,甚至還有閒心品茶,沈雲河則是一臉受傷,外加不敢置信。

這人看起來似乎不太好惹…而且也不知道他和三姐究竟是什麼關係……他還是暫且按兵不動好了。

等薑雲姝回來,他幾乎跳起來問:“三姐?他是怎麼回事?”

她心虛的摸了摸鼻子:“嗯……就是你想象的那樣。”

“三姐,你養什麼不好?怎麼還養起男人來了?……算了,他是誰家的?做什麼的?什麼時候來提親?長的人模人樣,不會是騙你的吧?”

為了安撫住沈雲河,她老實交代:“他叫蕭奕,就是你知道的那個蕭奕,至於他為什麼出現在這裡,是因為你三姐看上他了。”

“蕭奕?錦衣衛那個?”

她點頭。

沈雲河腦袋一下子不會轉了,愣了半晌才接受了這個事實。

他擰眉看著蕭奕,忽然猛地站了起來,一把抓住了蕭奕的手!

“三姐夫!”

蕭奕太陽穴處的青筋猛地一跳,但許是被這聲“姐夫”取悅,他忍著不適,緩緩的抽出了手,淡淡的應了一聲。

他還應?!

沈雲河見他放下茶杯,立馬提了茶壺:“三姐夫,我給你添茶!”

蕭奕對於這少年的熱情絲毫不嫌棄:“不必,坐著便是。”

“冇事冇事,你不用跟我客氣,既然你是我姐夫,那咱們就是一家人。”沈雲河倒了茶:“三姐夫,我叫沈雲河,在家排行老三,你喚我一聲三弟就行!”

他從善如流:“勞煩三弟。”

“哎!”沈雲河應的極為清脆。

這回腦袋不會轉的輪到了薑雲姝,她震驚的看著眼前的兩個人,忍不住罵道:“沈雲河!你還要臉嗎?”-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