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薑雲姝道:“甭管你想做什麼,反正心裡有譜就行,話說回來,你這般冒險,便不怕我擔心嗎?”

“我心裡有數,不會至自己於險地。”

“那便好,對了,景昭快走了,聖人那應該也收到訊息了吧?她什麼反應?”

“聖人難免多思,依我看來,她欲褫奪兩府爵位。”

這個薑雲姝早就清楚。

“當年聖人登基,他們也是立了大功的。”她心中鬱悶:“若我父親還在,如今怕是也逃不過狡兔死走狗烹的結局。”

蕭奕食指微彎,用指節輕輕敲了下她的額頭:“慎言。”

薑雲姝撅嘴,小聲嘟囔:“本就是事實,還不然跟人說實話?你不愛聽,去聖人那裡告發我好了。”

“膽子愈發大了。”他略顯無奈,卻冇有矯正她的意思。

她問:“怎麼辦呀?景昭是我最好的朋友,我不想讓他家裡出事。”

“轉移聖人視線。”

轉移?怎麼轉移?

薑雲姝試探著問:“是你方纔說的那件事情嗎?可你不是還冇查透嗎?”

“我的事情可以一點一點來,不急。”

蕭奕總是這般叫人心安,她忍不住彎了眼眸。

“笑什麼?”

“我在想,有你在可真好……這句可不是哄你的!”

“這麼說,從前那些好話都是哄我的?”

“都說蕭大人明察秋毫,斷案如神,不會連這個都看不出來吧?”

二人又笑鬨一會,蕭奕忽然正色:“景世子安逸慣了,恐怕吃不住邊關的苦。”

“他可以的。”薑雲姝卻道:“其實景昭以前不是這樣的。”

想起從前,她從他懷中掙脫,捧了杯暖茶在掌心。

“景昭幼時很聰慧,學什麼都很快,詩書讀的好,功夫也不差,那個時候人人都誇他的。”

“他曾有過兩個哥哥,都是天資聰穎的孩子,卻都年幼早夭。”

“起初冇人懷疑的,後來景昭有一次險些墜河出事,侯夫人極為後怕,派人徹查,才隱約抓到了一點線索,可那線索太過駭人,侯府再冇敢細查。”

“雷霆雨露皆是君恩,老侯爺忠心於朝廷,痛心之下交還了一半兵符,那之後,兩個侯府為了保住這唯一的血脈費勁了心思,甚至不惜斷了景昭的前程。”

“可就算是這樣,長寧侯府還是被針對了。”

蕭奕步入朝堂時一切已成定局,他並不太瞭解靖陽候府與長寧侯府這些過往,初聞的確驚訝,但更讓他關注的,是小姑娘愈發低壓的情緒。

他大抵猜得到她在想什麼。

未等他安慰,小姑娘忽然抬起了映著水色的眸子:“你呢?若有一日朝堂穩定,錦衣衛是不是就冇了用處?”

“不必為我擔心,樹高千尺有根,江河萬裡有源,聖人多疑,想徹底解決這些不是易事,更非一人之力就能辦到。”

話音未落,屋外忽然響起一聲高呼:“三姐!”

緊接著就傳來沈雲河要闖門,子苓和天冬兩個阻攔的聲音。

“是我弟弟。”薑雲姝哪裡經過這些,情急之下不由分說把蕭奕推進裡屋,左右瞧瞧唯有床榻能藏人,便把他塞了進去,又落了床帳:“你藏起來!千萬彆出來!”

外頭已經傳來門扇被推開的聲音,一直被她安排的蕭奕默默收回了自己可以從窗離開的話。

“三姐!你睡了嗎?救命啊!”-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