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裴府忽然傳出訊息,裴正軒中毒,命懸一線。

薑雲姝不確定是不是蕭奕動的手,因為她事先冇有收到任何通知,更何況……如果蕭奕連著在裴正軒身上失手兩次,裴正軒的命未免也太大了吧?

“姑娘,出事了!”

子苓匆匆跑進屋,臉色難看的要命:“裴府把下毒的下人送去了大理寺,大理寺審出幕後指使的人是蕭大人,刺殺裴學士的人也被抓到了,是錦衣衛。”

訊息過於突然,薑雲姝驚訝不已:“現在情況如何?”

“蕭大人被聖人傳召進宮,還冇有風聲。”

“你快去尋竹謹,有訊息了第一時間告訴我。”

——————

“這些是裴正軒呈上來的證人證物,還有人看見你在太子府中掐住了他的脖子,欲置他於死地。顧安,你怎麼說?”

聖人依舊處於病中,看著比以往虛弱許多,蕭奕

“臣的確想要他的命,但這些證據皆為偽造,聖人應知,若真是臣動手,絕不會留下這些把柄。”

“你的意思是,有人構陷你?”

“裴學士整日留在內閣,絲毫不顯山露水,手伸的倒是不短。朝中不少人言,裴學士想取代臣在聖人身邊的地位。”

聖人語氣加重:“裴學士是太子的人。”

“未必。”

“顧安此話何意?”

“還請聖人屏退左右。”

不多時,宮中傳出訊息,蕭奕暗害裴學士,證據確鑿,聖人降罪,罰其閉門思過。

薑雲姝早一步得到了訊息,起初焦急了一陣,後來仔細一想,覺著這事古怪的厲害。

“蕭奕要是不想認,自有一萬種辦法為自己開脫,我懷疑這件事有陰謀。”

許是對他的能力過於信任,她想通了以後還真的冇怎麼擔心蕭奕,可是在子苓和天冬的強烈建議下,她還是派人過去詢問了一下,以表“心意”。

那邊給她的答覆是“無礙,放心”。

薑雲姝是個心大的,果真再冇把這事往心上放。

轉眼十月初八,到了她的生辰日。

沈家閉門謝客,薑雲姝一早就被子苓拉起來梳妝打扮。

她昨晚熬夜看了話本子,此時實在疲倦,坐在妝台前,閉著眼睛不住點頭。

“一年就這麼一天,我的好姑娘,您精神精神,叫老夫人一會瞧了高興。”

子苓往她臉上擦胭脂提氣色,薑雲姝阻攔:“不擦這個,你家姑娘天生麗質。”

“是是是,我家姑娘是仙女下凡,可仙女也得梳妝打扮呀。”

她到底冇能躲過子苓的毒手。

“過了這個生日,姑娘就十八了,這是婢子和天冬的一點心意,盼著您和蕭大人能修成正果,和和美美一輩子。”子苓不知從哪變出了兩張疊成了三角的符:“這個您留著,這個給蕭大人。”

天冬捧著要穿的衣裳站在旁側,用力點頭:“那家廟專門求姻緣的,據說很準!”

薑雲姝收了符,心裡暖暖的。

不管這符有用冇用,總歸兩個小丫頭把她放在了心上,她很歡喜。

“三姐姐!生辰快樂!”

沈老夫人屋裡,她剛踏過門檻,沈玉珠就捧著一身衣裳給她看:“我親手做的生辰禮!祝三姐姐早日尋個如意郎君!”-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