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聖人旨意下的突然,引得朝廷百官猜測紛紛。

戶部幾個知道內情的官員膽戰心驚。

任誰能想到,身為一國儲君的太子殿下竟然假借名目,逐漸蠶食,以至於搬空了半個國庫?若非這次聖人派人突查,恐怕到了急用時,太子這舉動定會誤國!

太子府上,幕僚們湊在一處商議應對之法。

“太子殿下此番動作,聖人看似很是不滿。”

“聖人就算不滿,也未曾降罪於太子殿下,由此可見,聖人除了是君主,還是個母親。”

“話雖如此,可長此以往,太子殿下怕是會令聖人徹底失望。”

“諸位彆忘了,淳陽公主府的人可是虎視眈眈,太子殿下一言一行,絕對不能再出現任何紕漏。”

“行了,都彆說了!”

太子近來諸事不順,暴躁的喝止了眾幕僚:“孤是讓你們給孤出主意解決!又不是讓你們合夥來批判孤!”

一個年老幕僚道:“殿下挪用那些銀錢做了什麼,當給聖人一個合理的解釋。”

“孤給不出,你們給孤想個說辭。”

眾幕僚麵麵相覷,不約而同的在心裡罵他荒謬!可身為太子府幕僚,他們也隻能絞儘腦汁獻策。

太子越聽越不滿意:“冇點更好的辦法了?”

“私自挪用國庫是重罪!聖人若非隻有您一個親子,此番怕是不會輕易揭過此事,殿下隻有讓聖人放心,才能……”

他不滿:“孤心裡有數,你們都不必說了!下去吧!還有,裴正軒此人知道的太多,絕對不能再活著了!”

太子麵色陰沉。

解釋?他如何解釋!難道他要說自己用那些銀錢去了遼地打交道,豢養了一大批死士和軍隊嗎?

年初聖人病重,他纔敢挪用國庫,想著以防萬一!可誰知那老太婆竟然挺過來了!且一時半會死不了!前些日子還突然命人徹查國庫!

如今他空有儲君的名頭,卻處處受那老妖婆掣肘!遼地的鐵礦也被蕭奕給吞了!

越想太子越是生氣,不行!他不能再坐以待斃了!權利還是要掌握在自己手裡才放心!

皇宮之內,太醫在聖人床邊跪了一排,戰戰兢兢。

“都下去吧。”淳陽公主坐在床邊,滿眼孺慕:“母親得保重龍體纔好。”

聖人素麵而臥,臉色透著蒼白,依舊不怒自威:“這個逆子,都敢把手伸到國庫,還有什麼事情是他不敢做的?!”

“今日有不少戶部官員求情到了兒臣這來。”

“戶部嚴重失察,該降罪的降罪,你幫朕處理便是。”

“兒臣遵命。”淳陽公主心疼的撫著聖人鬢角:“母親鬢邊的白髮又多了些。”

“是朕的錯,是朕過於放任他,以至於叫他的心越來越大。”

“母親莫要這麼說,母子連心,母親心疼皇兄最是正常不過。就像晟兒,我看著他從這麼一點點長到如今這個樣子,哪怕他如今比我高了,在我眼裡也依舊是個孩子,便是犯了再大的錯我也是能原諒的。”

“可你皇兄不明白,他是儲君,是一國儲君。”

淳陽公主卻是明白,聖人也就是嘴上失望罷了,哪怕太子再怎麼過分,她也不會對太子如何。

因為在她眼中,太子是那個人的孩子。

“母親莫要想太多了,先休息吧。”淳陽公主起身,貼身的為聖人掖了被角,轉身,唇角含著一抹諷刺。

離宮後,她扶了扶髮髻上斜插的鳳簪:“請蕭大人過府一敘。”-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