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薑雲姝竭力拚湊著自己零碎的記憶,半晌才恍惚記起,前世沈家似乎也接了這麼個活,隻是那次聖人未曾下旨,是私下傳話。

之後不久,沈家因為什麼事情和太子的人起了衝突,太子一狀告到聖人麵前,那之後不久,沈家便全族獲罪。

“子苓,給我倒杯涼茶,我要清清腦子。”

前世很多看似沒關係的事情,如今想想都有因果。

薑雲姝知道商戶地位不高,哪怕是做到了沈家這個份上,也不免要叫那些勳貴人家低看幾分。她明白,人和人是不同的,她從未想過去改變旁人的想法。

可她不理解,有些人明明想利用沈家的潑天富貴,卻還做出一副施恩的模樣是為了什麼?

家裡人怎麼想她不知道,反正某些人端起碗吃肉,撂下筷子罵娘這種舉動,她是一萬個看不上。

吃相太難看了。

“姑娘這表情怎麼跟吃了蒼蠅似的。”

“我就算真吃了蒼蠅,也比不得現在噁心。備馬,我要找景昭出去跑一圈。”

廣闊的跑馬場上,薑雲姝跟景昭吐槽了這事,景昭道:“放心吧,沈家還有用,聖人不會如何。”

“那是因為沈家聽話。”

前世她也和景昭一般想法,後來她才知道,前世太子曾有意拉攏沈家,可沈家無意與太子過多往來,他才惱羞成怒頻頻針對沈家,以至於發生後麵的事情。

太子的想法很簡單,既然沈家不能成為自己的助力,那便除了,以免將來成為自己威脅。

“君子不立危牆之下,焉可等閒視之。”

景昭說罷打馬衝出,少年郎意氣風發。

薑雲姝留在原地,若有所思。

——————

“郡主,薑家姑娘今日和景世子又去城郊跑馬了。”

幾乎倆人前腳剛出城,後腳訊息就被送到了淳陽公主跟前。

淳陽公主不悅:“那麼大個姑娘,怎麼一點都不知道避嫌。”

昭陽郡主遞茶過去:“母親莫氣,沈老夫人那邊怎麼說?”

“那老太婆精明的很,不應承也不拒絕,裝作聽不懂一直跟我打太極。”

“到現在朝裡還冇傳出什麼音信,母親得到的訊息確定可靠?”昭陽郡主道:“女兒不是質疑母親,隻是心裡總覺得不太踏實。”

“那個人不會騙我。”

“晟兒這孩子也不知隨了誰,死腦筋,我讓他約薑家姑娘跑馬,他一直不肯。他平日最聽你這個做姐姐的說的話,你得了空多去勸勸他。”

“便是母親不說我也會的。”

“女兒就是貼心,哪像那個混小子,氣的我頭疾都要犯了。”

“母親當心身子。”

昭陽郡主貼心的扶住淳陽公主,眼底卻忍不住爬上諷刺。

女兒再貼心又有什麼用?好處還不都是她那個不聽話的好兒子的?

麵上依舊柔順:“聖人監修天下堤壩的想法由來已久,此番卻突然下旨命沈家相助,可是國庫出了問題?”

淳陽公主冷笑:“還不是怪她那個好兒子?對了,你想辦法把這道訊息透露給沈家。”

“母親英明,若沈家知道此劫全因太子而起,日後自然知道該如何選擇。”說著轉身吩咐:“給薑姑娘送道帖子,我想邀她一道看戲。”-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