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沈家幾個兄弟,薑雲姝跟沈雲河感情最好。

這小子雖然皮,但跟景昭還不一樣,景昭屬於是明著渾的,沈雲河至少表麵上挺乖巧,叛逆也是私下搞小動作。

等人走了,她從沈雲河的禮物裡挑出了幾樣自己喜歡的叫人給蕭奕送去。

說來慚愧,蕭奕給她送了許多東西,可她除了起初為了跟他“扯平”送的禮物之外,隻送過他一個荷包。

就那麼一個荷包他還當寶似的,每次見麵都能看見他佩戴著。

東西在第一時間就被送到了蕭奕手裡。

“薑姑娘派人送來的。”

蕭奕打開木盒,裡麵是一個按住屁股撒手會走路的小青蛙,一個巴掌大憨態可掬的瓷豬,還有一個風箏形狀的小擺件,總歸都是小孩子玩的玩意。

竹謹道:“薑姑娘童心未泯。”

蕭奕一笑置之,特意把東西擺在床頭的櫃子上,隨口問:“裴府情況如何?”

“依舊跟防賊似的,冇傳出有關裴學士的隻言片語。說來奇怪,裴學士行事格外謹慎,像是能提前洞悉一切似的,您安排接近他的官員,全都被以各種藉口婉拒了。主子可知他在朝中同誰交好?”

“無人。”

“當年主子得聖人看重,便是因為主子心有旁騖,隻忠君一人,小的鬥膽猜測,他是不是想走主子當年的路?”

在蕭奕眼裡,裴正軒隻是一個滿腹算計的陰險小人,甚至可以說,他從未把此人放在眼裡,但如今,他改變了想法。

“此人心機頗深,不可小覷,宜儘早除掉,以絕後患,既然他傷的嚴重,禦醫治不好也是正常。”

——————

半年冇見的孫子回來了,沈老夫人高興,也就暫且把給沈雲澈議親這事拋到了腦後。

沈雲澈鬆了口氣,私下給沈雲河送了不少好東西。

一早,沈雲河兄妹幾個陪著沈老夫人說話,老人家笑的合不攏嘴。

薑雲姝道:“怪不得人家都說遠了香,近了臭,雲河一回來,外祖母怕是都瞧不見我們幾個了。”

沈老夫人笑道:“你個小促狹鬼兒,外祖母最疼的就是你了。”

薑雲姝笑著往沈玉珠身邊坐:“祖母說這話也不怕珠珠兒吃醋。”

“我纔不吃三姐姐的醋。”沈玉珠手裡擺弄著一把象骨摺扇,很是精緻,一看就知道是沈雲河帶回來的。

她隨口道:“雲河送的我那把圖案冇你的好看。”

沈玉珠一愣,看向沈雲河:“你不是說隻給我一個人帶了?”

沈雲河笑:“這話我也跟二姐姐三姐姐說了,她們兩個都冇信。”

“好你個沈雲河!你唬我!還我的金沙綠茶酥來!”

沈玉珠把扇子往沈雲河身上一扔,氣的兩頰鼓鼓。

“金沙綠茶酥昨晚我就吃冇了……誰叫你好騙?”

“你欺負人!三姐姐快來幫我!”

薑雲姝被迫加入戰局,跟沈玉珠兩個把沈雲河按在榻上,鬨作一團。

沈老夫人笑的眼角滿是皺紋,沈玉蕁和沈雲澈在一旁陪著,也都笑看著弟妹們玩鬨。

等孩子們鬨夠了,沈老夫人才把他們聚在一起,道:“淳陽公主給我發了請帖,邀我過府喝茶。”-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