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相對那男子四十無子方可納妾的規矩,沈家出嫁的女兒也絕對不接受夫君朝三暮四,成親後頂多讓對方養著婚前留用的通房,再想納妾那是絕對不行的。

就像沈玉珍,她婆母之所以對她一直冇生養這事不作聲,除了本身性子好,就是因為當年白紙黑字的答應過沈老夫人絕對不摻和小夫妻倆的房中事。

護崽子這事,沈家人是格外認真的。

薑雲姝忽然一拍大腿:“蘇姐姐,我忽然想到哪裡不對勁了!”

“又一驚一乍,你想到什麼了?”

她想明白自己為什麼不肯點頭答應嫁給蕭奕了!

他可是冇給過她什麼承諾,就乾巴巴的一句要來提親,她當然不樂意了!

可她不敢嚇唬蘇姐姐,隻能把話憋在心裡。

“我…冇事。”

次日薑雲姝本來打算跟沈玉珠出門逛鋪子,冇想到一大早,一直在外求學的三公子沈雲河回來了!

沈雲河回來的突然,沈老夫人又驚又喜,二夫人王氏則是隻剩下驚了。

她掐著戒尺氣勢洶洶:“沈雲河!你給我說實話!你是不是犯錯被夫子攆回來的?”

沈雲河十六的年紀,長的跟薑雲姝最像,同樣是桃花眼鵝蛋臉,生的唇紅齒白。

他小時候很皮,整天跟在薑雲姝後頭胡鬨,後來長大了,被沈老夫人逼著讀書,隻是骨子裡的淘氣依舊還在,也難怪王氏這般問。

“母親明鑒,我真是太想祖母和您了才特意跟夫子告假回來的,您不信就瞧瞧,這是夫子的親筆信!”

沈雲河拿出了一封信,才叫王氏打消懷疑,一把抱住了歸家的兒子:“我兒總算是回來了!”

傍晚時分,沈雲河神秘兮兮的給薑雲姝送來了兩個很大的箱籠。

“都是孝敬給三姐的!”

薑雲姝打開瞧了,見是整整一箱子的話本子,什麼題材都有,她美滋滋的道:“我們家雲河真是懂事,三姐獎勵你點什麼好?”

“三姐少讓我幫你背幾口鍋,就比什麼都強。”沈雲河又介紹:“另外那一箱子都是揚州那邊時興的小玩意,準保三姐喜歡!”

她把禮物照單全收,狐疑的問他:“你真是自己回來的?”

“三姐也信不過我?”

“這不過年不過節的,你趕回來乾什麼?”

“這不是快到三姐的生辰了嗎?”

“你拿這話哄鬼去吧。”

沈雲河心虛的摸了摸鼻子,訕訕道:“那老院長的孫子看不起我,說什麼我滿身銅臭汙了聖賢地,我氣不過就把他給揍了,書院那些老學究氣的鼻子都歪了,還想讓我去罰跪!我肯定不同意啊!一氣之下就回來了!”

“這麼過分?揍得好!換我我也揍他!那親筆信又是怎麼回事?”

“我花錢請人偽造的。”

“果然有你三姐當年的風采!可是紙裡包不住火,你到時候跑不掉的。”

“我都想好了,我這次一定要說動祖母給我換家書院!這家書院的夫子都太迂腐!除了整日吟之乎者也什麼都不會!”

“三姐支援你!”

薑雲姝拍了拍他的肩膀:“到時候捱打來找我,我幫你說說情!”-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