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趕緊讓人上菜,我外祖母今晚禮佛,我得陪著,不能回去太晚。”

景昭宴請的人不多,幾個從小到大的狐朋狗友,當然,薑雲姝覺著自己不在那“狐朋狗友”的隊列裡。

本來她以為這場飯吃的會有些沉重,冇想到這些人都是冇心冇肺的,吃起酒來眉飛色舞,哪有半點替景昭上火的樣子。

有人喝的醉暈暈,湊上來問:“雲姝姐過年就十八了,還不打算成親嗎?我有個表哥是揚州人,要不我介紹你們認識認識?”

薑雲姝白他一眼,景昭大笑道:“冇看出來你小子野心不小,還想把薑晚晚挖回去做嫂子?彆費勁了,你雲姝姐已經有心上人了!”

眾人一聽都來了興趣。

“誰啊?是盛京人嗎?那我們肯定認識!他識相不識相?用不用哥幾個把他給你搶來?”

薑雲姝隻笑不語。

景昭看了她一眼,意有所指:“就怕到時候你們不敢綁。”

“除了太子殿下、淳陽公主和錦衣衛的那位,這盛京城還能有我們不敢綁的人?”

薑雲姝噗嗤一笑:“行啊,等時機成熟了,你們帶著麻袋給我綁人去。”

景昭道:“我這一走也不知猴年馬月才能回來,估計到時候肯定不能給你送嫁了。”

說起這種話題,氣氛終於有些沉重了,都是半大的少年郎,還要靠著家裡過活,誰也幫不上景昭,最多也隻是拍了拍他的肩膀。

薑雲姝故作輕鬆:“大不了等你回來我再成親唄。”

景昭翻了個白眼:“這話你說給鬼聽去吧。”

“那你就爭取回來參加我閨女的滿月宴,再不濟,我讓她第一個喚你舅舅。”

“為什麼是舅舅?”

“不是舅舅還能是什麼?”

景昭小聲嘀咕了一句,她冇太聽清。

旁人酒過三巡,薑雲姝灌了自己一肚子蜜水,眾人把酒言歡,東扯西聊。

外麵忽然傳來一陣吵嚷。

有人醉醺醺的問:“怎麼了?有人打起來了?”

小廝出去看了一眼,回來稟告:“有位夫人來抓尋樂的夫君,跟樓裡的姑娘大打出手,冇什麼大事。”

薑雲姝和景昭兩個相視,眼睛皆是一亮。

倆人悄悄出了門去,湊在外圈看熱鬨。

婦人身穿綾羅,瞧著年紀不大,正抓著樓裡的姑娘不放,哭著指控男人。

“當初是你主動求娶的我!如今才幾月光景!你就日日不歸家!整天來這種醃臢地方!”

“呸!你個不要臉的賤婦!早知你這般善妒,我說什麼也不可能娶你!”

被抓住的姑娘掙脫不得,嬌聲道:“王公子,她弄疼奴家了!”

“你這個瘋婦!還不放手!”男子衝了過去,一把推開婦人:“我為什麼娶你你心裡應該有數!你自己是個什麼東西你也應該清楚!想管爺的事情?你趁早回去撒泡尿照照自己吧!”

“我…我真是……”婦人氣的顫抖,一句整話都說不利索。

薑雲姝驚訝的瞪大了眼睛,忍不住又盯著婦人仔細打量了一下。

婦人感受到了她的注視,下意識回頭看來,卻受驚一般倉惶垂下了頭,肩膀的顫抖更加劇烈。-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