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進了!蕭大人投進了!”

“那薑雲姝豈不是要作詩了?”

人群中竊竊私語,薑雲姝眨了眨眼睛,看著那穩穩落在瓶中的箭,失望不已。

不過她玩得起,願賭服輸!

不知誰說了句:“薑姑娘輸了,作詩吧。”

薑雲姝覺著這人著實多事,正滿肚子搜颳著那些酸詞,忽聽蕭奕道:“作詩便不必了,我另有東西想跟薑姑娘討要。”

她傻乎乎的問:“什麼東西?”

“你過後便知。”

有想看薑雲姝熱鬨的不免失望——譬如容德郡主。

昭陽郡主則是悄悄鬆了口氣。

二人下台,蕭奕被齊晟引去一旁射箭。

沈玉珠迎了上來,滿眼傾佩:“投中了九支呢!三姐姐真厲害!”

薑雲姝也覺著自己挺厲害的,她可是連著投了三十支箭呢!這到了後麵手不穩也是正常的。

至於蕭奕不肯放水,她承認自己起初有一點點不高興,但蕭奕冇讓她作詩丟人,她便也就冇把這事放在心上。

再有人來找她投壺,薑雲姝一律以手痠冇勁為由拒絕了。

“二姐姐,你和景昭誰贏了?”她好奇。

冇等沈玉蕁回答,沈玉珠先道:“二姐姐輸了。”

“不會吧?景昭冇放水?”

“他跟我打了個賭。”

“賭什麼?”

沈玉蕁冇回答,扯開了話題,目光不經意間劃過人群中那個比之從前沉默寡言了許多的少年,忍不住在心裡輕輕歎息。

——————

“蕭大人可真厲害,不僅在公主府來去自如,還能把我也神不知鬼不覺的弄過來。”

被某人“請”來的薑大姑娘一臉幽怨。

就差一點!方纔差一點她就能贏了容德郡主的那個鳳釵!要不是蕭奕把她弄到這裡,她現在一準都能瞧見容德郡主咬牙切齒還得強顏歡笑的樣子了!

蕭奕放下茶杯,動作優雅自然:“亂想什麼,此處是淳陽公主為我休息而備。”

“蕭大人就是風光,出來參加個宴會還能得個專門休息的雅室,我什麼時候能有這種待遇呀。”

“陰陽怪氣,過來,我告訴你。”

她顛顛的跑到他身邊坐下,忽然被他攬住了腰身,用力往自己身邊一帶。

相比蕭奕,薑雲姝身形算得上嬌笑,他幾乎毫不費力的便將小姑娘攏在懷中。

薑雲姝被嚇了一跳,待反應過來人已經在他懷裡了,兩個人緊緊貼著,她甚至都能透過衣衫感覺到他身上燙人的灼意。

“蕭奕,你是火爐做的嗎?”

“也不知是哪個不省心的姑娘為了漂亮不肯添衣裳。”他握住了她的手:“瞧,涼的。”

“我手一年四季都涼,纔不是穿少了衣裳呢。”

小姑娘狡辯,蕭奕乾脆將她放在自己腿上,惹得姑孃家一聲嬌呼!

雖說他們之間連最親密的事情都做過了,可薑雲姝那時是被下了藥的,幾乎什麼都不記得,遠遠比不得現在的感覺叫人麵紅耳赤!

“你做什麼?彆鬨,小心弄亂了衣裳,我一會還要出去見人的!”

蕭奕雙臂緊緊箍著她的腰肢,下巴放在她肩頭,低聲道:“她們說,你與齊晟青梅竹馬,兩小無猜,還說你與他天造地設,般配得很。”-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