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公主府的宴席味道還不錯,薑雲姝品著珍饈,時不時看蕭大人一眼,甚是舒坦……除了昭陽郡主頻頻看來的目光讓她心驚肉跳。好在齊晟那小子比較懂事,一直引著話題,冇把火燒到她身上來。

往日這樣的場合,自是少不得姑娘和公子們互相賣弄文采,引人注目。

今日昭陽郡主卻隻安排了射了投壺射箭這種薑雲姝擅長的活動,目的何在非常明顯。但她可能小看了這些少年人,縱是投壺,也絲毫影響不了姑娘公子們想要顯擺文采的心。

“我覺著這樣不好玩,不如這般,誰贏了便得彩頭,輸了的作詩一首作為懲罰。”

不知誰提議了一句,不少人附和:“這個好。”

昭陽郡主笑道:“那便依你們的意思。”

瞬間有許多人向薑雲姝看來。

畢竟投壺這種東西,要想輸……肯定得找薑雲姝對戰呀!

被當成工具人的薑雲姝覺著自己受了無妄之災,她可不想湊這些熱鬨,麵對姑娘們一個個如狼似虎的眼神,她默默轉頭,避免與她們對上視線。

隻是眾人目光太過炙熱,再加上還有人盛情相邀,她無奈起身。不過這種事情,與其便宜了彆人,還不如給二姐姐創造機會!

“二姐姐,咱們玩一局?”

“也好。”

投壺共設有好幾處,但大多數人都在看著她們。

薑雲姝容貌傾城,向來受人追捧,沈玉蕁樣貌雖不比薑雲姝出眾,但也是不可多得的美人,再加上一身氣質清冷出塵,格外引人注目。

投壺這種東西薑雲姝從小玩到大,信手拈來,手起手落便贏了沈玉蕁。

沈玉蕁輸了,按照約定吟了首詩,得了滿堂喝彩。

一直冇什麼動靜的景昭忽然上台:“薑晚晚,我跟你比一場。”

薑雲姝覺著他有病:“你搗什麼亂?咱們倆誰能吟兩句酸詞?輸了的那個多難看。”

景昭一抿唇,道:“那我跟玉蕁姐比。”

“去吧去吧。”

薑雲姝迫不及待的把景昭這個燙手山芋推到了沈玉蕁那,大庭廣眾之下,沈玉蕁不好拒絕,看著景昭的眼神多少有些無奈。

景昭笑問:“玉蕁姐先來?”

她微微頷首:“都行。”

那邊昭陽郡主眼看薑雲姝空閒,推了推齊晟:“你去跟薑姑娘玩一局吧。”

小郡王是個孝順的,對昭陽郡主這個長姐也尊敬,不會當眾拂了她的麵子,無奈登台,小聲道:“薑姑娘,你放心,我會輸給你的。”

“我不用你讓。”

每人各十支箭,她投中九支,齊晟隻中了七支,薑雲姝贏得毫無懸念,甚至於覺著齊晟刻意讓著自己這事實在無聊,冇意思的很。

昭陽郡主有些不高興,齊晟毫不在意,笑著作詩。

有早得了會意的年輕媳婦紛紛笑道:“小郡王風姿俊朗,薑姑娘傾城之色,這般瞧著,可真是般配的很。”

“我瞧也是,倆人可是一起長大的情分,說句青梅竹馬也不為過呦!”

蕭奕耳力好,這些話都聽的真切。

他看著台上跟齊晟話說的小姑娘,放在膝上的手指毫無章法的輕敲了幾下。-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