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容德郡主跟薑雲姝是結過梁子的,自然不會給她麵子,更不會放這個現成的撒氣包離開。

“憑什麼?”

“人家歉也道了,跪也跪了,情也求了,一身衣裳罷了,我替他賠你就是,你總不至於真要他拿命來賠吧?”

“薑姑娘可真是心善。”容德郡主話音諷刺:“你可知道?此人是那西廠都督新收的乾兒子!”

西廠都督為人陰狠,十幾年前聖人未登基時,西廠獨大,曾經想染指沈家的生意,使過不少齷齪的手段。

沈老夫人焦頭爛額,廢了一番力氣才妥善解決此事,不過由此,沈家和西廠間的梁子也結下了。

薑雲姝道:“他是西廠的人又如何?聖人誅人親族還得仔細思量,你倒是簡單,上嘴皮下嘴皮一搭就想給人家安個罪名不成?”

“我哪有!”

容德郡主真真是恨極了薑雲姝的這張嘴!

薑雲姝忽然湊近她幾分:“彆以為我不知道你那點小心思,上個月西廠找了你父親麻煩,你便想趁機磋磨他出氣。也不想想,你收拾了西廠的人,西廠那些閹人會善罷甘休嗎?”

容德郡主眼神閃爍。

“我給你台階,你便順著下來就是,否則將來若是出了什麼事情,可彆怪我冇勸你。”

薑雲姝說完退了一步,好整以暇。

容德郡主不知在想什麼,臉色變幻幾次,才勉強對那太監道:“既然薑姑娘都這麼說了,我便饒你一次。”

小太監連連道謝,彎著腰退下。

容德郡主不悅的瞪了薑雲姝一眼,轉身要走,卻又被叫住:“你方纔推我蘇姐姐這事,是不是也得說道說道?”

——————

薑雲姝又跟容德郡主扯了一會嘴皮子,直到她不情不願的跟蘇月暖道了歉,這事纔算完。

令她冇想到的是,小太監冇走,特意等在不遠處,待見了她立刻跪下叩首。

“多謝薑姑娘救命之恩。”

他瞧著十六七歲的年紀,皮膚白皙,身材瘦弱,生得倒是清秀好看,隻是方纔被容德郡主折騰了一頓,渾身灰撲撲的。

“子苓,你去拿些傷藥給他。”

“不麻煩姑娘,奴才皮糙肉厚,不妨礙的!”

薑雲姝堅持,西廠手段狠辣,對自己的人也不留情,似他這般還未得勢的小太監,是不會被人照顧的。

“起來吧,你叫什麼名字?”

“奴才姓姬,單名一個煜字。”

姬煜?

薑雲姝眼底暗光一閃,忍不住又打量了他一眼,實在無法把眼前這個可憐兮兮的小太監跟前世那個手握權勢的司禮監掌印太監聯絡在一起!

“你今年多大年紀?”

“奴才十九。”

“長的不像,太瘦了些。不過你這名字起好,將來必有機遇。”

“借姑娘吉言。”

薑雲姝笑笑。

其實這是第二次了。

前世她也幫他說過一次話,不過那時她已經成親了。後來在太子府上,她被人下了藥,是他幫了她,才免叫她遭了毒手。

這般知恩圖報的小少年,她自是要幫幫的。

隻是前世她不知道他的名字,自然也不知道他將來竟有那麼大的造化!

這樣一想,她前世死的可真是太憋屈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