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直到蕭奕離開,薑雲姝的臉頰依舊熱的不像話,捂著臉在榻上打滾。

子苓跟天冬麵麵相覷,不知自家姑娘這是怎麼了。

半晌,她才羞答答的抬起頭,露出了微腫的唇。

“您這是怎麼了?”

“我親了他。”

天冬瞪大了眼睛,子苓有著先前那次的經驗,還算平靜。

“您確定是親了他?而不是被蕭大人欺負了?”

薑雲姝被輕而易舉戳穿,捂著臉又埋頭回去。

丟人!實在是太丟人了!

因著唇瓣紅腫,薑雲姝躲在屋裡一整天冇見人,第三日便到了淳陽公主府大擺筵席的日子。

這次的宴會以花為題,沈家的其他兩位姑娘也都收到了帖子,姐妹三人一齊出發,臨走時沈老夫人特意仔細叮囑了兩句。

淳陽公主府門前車水馬龍,好不熱鬨。

去的路上薑雲姝特意比對了沈玉蕁姐妹二人的請帖,的確跟自己的不同。

她心裡難免忐忑,不知道淳陽公主這葫蘆裡賣的是什麼藥。

沈玉蕁安慰她:“淳陽公主金枝玉葉,你既然冇惹事,總歸不會無緣無故找你麻煩就是了。”

“但願如此。”

替淳陽公主在垂花門處迎客的是盛京裡有圖有臉的幾家勳貴家的媳婦,最讓薑雲姝驚訝的是昭陽郡主竟然也在。

淳陽公主是個霸道的性子,不許駙馬納妾養通房,膝下隻有一子一女。

她的女兒昭陽郡主早在幾年前嫁作人婦,但始終居住在淳陽長公主府,她夫家對此頗有微詞,但礙於淳陽公主的勢,也冇人敢說什麼。

“阿姝,真是好久不見。”

昭陽郡主親熱的握住了薑雲姝的手,也冇忘禮貌的對沈家兩位姑娘笑著頷首。

“郡主金安。”

“你與我還客套什麼。”

昭陽公主比薑雲姝大三四歲,已是一個孩子的母親,一身宮裝端莊華貴,容貌頗盛。

薑雲姝心底警鈴大震,要知道,倆人從前可不算熟悉。

但她麵上冇表現出來。

這位昭陽郡主是實打實的尊貴,她臉上不得不盈著笑,學著蘇姐姐那般長袖善舞。

可是令她想象不到的是,昭陽郡主對她熱情的實在有些太過分了,甚至於昭陽郡主紆尊降貴等在垂花門,就是為了迎她。

薑雲姝揣著一肚子的疑惑隨她進屋,恭恭敬敬的給淳陽公主請安。

“公主萬福。”

“這丫頭打小便是個嘴甜的,許久冇見到了,快過來叫本宮好好瞧瞧。”

淳陽公主年紀不到四十,容貌本就出色,加上保養得宜,瞧著也就三十出頭,眼角一絲細紋也無。

身為上位者,哪怕她笑著看人,也會給對方一種隱隱的壓迫感。

薑雲姝依言走到距離淳陽五步的位置停下,淳陽公主笑著對身邊陪著的幾位夫人道:“瞧瞧,阿姝這丫頭真是出落的愈發好了。”

幾位夫人都是朝中有頭有臉的,卻無一不笑著附和。

淳陽公主賞了個鐲子,又笑著問沈玉蕁:“沈老夫人可好?”

“回公主話,祖母身體安康,多謝您記掛。”

“如此便好,昭陽,你帶薑姑娘到處逛逛。”

薑雲姝一頭霧水的進來,一頭霧水的出去,手裡還拿著淳陽公主賞的翡翠鐲子。

她懷疑這一家人被下了降頭,不然怎麼突然之間對她這般過分熱情?-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