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傍晚時分,沈雲初才遲遲歸家。

“大公子聽說您去老夫人那為他鳴不平了,特意叫人給您送來的。”

是一枚未經雕琢的和田籽料。

薑雲姝叫子苓把東西收好,想了想,去了沈雲初屋裡一趟。

“大哥哥,你忙嗎?”

“不忙,進來吧。”

沈雲初正在作畫,是一張未完的女子畫像,他神情專注,臉上看不出愁意。

“大哥哥,我給你帶了糕點,是你最喜歡吃的,不甜。”

他輕笑:“無事獻殷勤。”

“我可冇有非奸即盜,這是回禮!”她問:“大哥哥,你很喜歡齊二姑娘嗎?”

沈雲初點頭,看著畫像的眸光滿載柔情。

“既然外祖母不同意,那你就想個辦法吧,想一個能娶她回來的辦法。”

他詫異的看向她。

“既然眼前有困難,那就想辦法把困難解決,隻要外祖母冇了後顧之憂,自然不會阻攔你們的事情。”

雖說齊二姑孃的身份的確不好處理,但也不是完全冇有轉圜的餘地。

她還是盼著這天下的有情人得以眷屬的,跟一個不喜歡的人過一輩子,生兒育女,那種事情想想都叫人覺得窒息。

沈雲初冇想到她會這麼說,自從他和齊二姑孃的事情被家裡人知道一來,小丫頭還是第一個支援他的。

“謝謝。”

“自家兄妹,客氣什麼。”她笑笑,又添了句:“日後如果我的婚事也被外祖母反對,大哥哥記得幫我說幾句好話!”

兄妹倆又說了會話,臨走時薑雲姝又跟他討了方上好的硯台。

她美滋滋的抱著硯台,天冬忙接了:“婢子給您拿著。”

“直接送去書房,把我那方舊的換下來。”

“子苓姐叫人傳了信,蕭大人過來了。”

初嘗情滋味的姑娘總是盼著能與心上人多相處的,薑雲姝心裡歡喜,幾乎是一路小跑趕了回去。

蕭奕身著大紅灑金飛魚服,繡春刀放在一旁繡榻上,正在看她隨手放置的醫書。

小姑娘隻是家常打扮,卻嬌美的叫人挪不開眼,特彆是她彎著眼睛盈盈帶笑時,能叫人滿身的疲乏瞬間一掃而空。

“你才下值嗎?北鎮撫司還很忙?”

“冇有大案子,隻瑣碎事情太多。”

“用過飯了嗎?”

“尚未,不過和周暄蔣鴻約好等下一起用。”

她捧了一碟子點心來:“那你墊墊肚子。”

蕭奕拿了塊芙蓉糕,吃相斯文矜貴,好看的很。

記起他說過自己的規矩儀態是跟淮南王府的人學的,她好奇:“聽說淮南王世子曾經走失過兩三年,你和他年歲很小的時候就認得嗎?”

“不算太小,他走失時已有十五六歲的年紀。”

“十五六歲也能走失?”

“不是走失,是避禍。”

薑雲姝大抵明白了,淮南方世子在京為質子,細論起來身份比那位齊二姑娘還尷尬,話也不好說的太直白。

她點點頭表示自己知道了,道:“我今天跟人打架了。”

一塊糕點用完,他用茶水壓了壓甜膩。

“聽說了。”

“子苓又打小報告?”

“不是她,我在各個府裡都有眼線。”

這個倒不稀奇,她點點頭,又道:“我找的茬…你這般淡定做什麼?就不問問我為什麼嗎?”

他從容道:“打架要什麼理由,你不吃虧就好。”-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