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薑雲姝包下花魁這口鍋成功的被扣在了景昭頭上,但是冇能瞞住沈老夫人。

李嬤嬤在一旁等著吩咐,沈老夫人聞言隻頓了下:“算了,隨她高興。”

在她看來,自家孫女此次受了天大的委屈,隻要能哄她開心,彆說一個花魁,就算包了整個花樓也不是什麼大事。

李嬤嬤伺候沈老夫人三十多年,在她麵前有些臉麵,也敢說話:“您總是這樣放任三姑娘在外麵胡鬨,鬨得滿城風雨,將來可怎麼是好?”

“纖娘當年是揚州城出了名的才女,在京裡更是出了名的賢惠,二十多年時時警醒,不敢行差走錯半步!可最後年紀輕輕就香消玉殞!這輩子活的憋屈!阿姝這孩子打小就冇了爹孃,我又怎麼忍心用那些規矩禮法束著她!”

說起自己的幺女,沈老夫人滿目傷心,李嬤嬤再不敢多說什麼,緊忙轉移話題:“對了,老奴今早收了訊息,大公子和二公子已經啟程歸京了。”

沈老夫人的臉色這纔好了些。

與此同時,雲香院裡也收著了一條來自千裡之外的訊息。

“蘇姑娘就快回京了?她肯定會給姑娘帶很多很多新鮮玩意的!姑娘,婢子是不是也有份呀?”

薑雲姝點了點子苓的額頭,聲色愉悅:“瞧你這歡喜的模樣,姑娘我平時少了你們什麼東西不成?”

“姑娘待婢子自是最好的!可婢子這不是眼皮子淺麼。”

薑雲姝被子苓插科打諢逗笑了。

她生了張禍水的臉,行事又不守規矩,京裡的閨秀大多不屑與她為伍;蘇月暖則是這京裡出了名的端莊賢淑,無論走到哪兒都是一片好名聲。

可偏偏,蘇月暖不喜與人結交,唯獨對她青眼相加,從來冇嫌棄過她不學無術,還總是笑吟吟的誇她。

哪怕後來沈家倒了,她被裴家關著,蘇月暖也一直在想法設法為她奔走,最後甚至還被秦歡兒害得被那閹狗……

薑雲姝不敢再想,嘴角的笑容一下子就消失了:“天冬,打聽打聽秦歡兒最近如何,我還有份大禮想要送她。”

京城的另一端,承恩侯府。

蕭奕在北鎮撫司忙了一夜,天亮才帶著一身疲憊歸家。

承恩侯和侯夫人就在門口守著。

承恩侯年過四十,雖然上了年紀但依舊看得出年輕時的俊朗,侯夫人陳氏三十出頭,樣貌妖豔,風韻猶存,隻是透著精明的一雙眼睛破壞了美感。

他們快步攔在了蕭奕身前。

剛一湊近,承恩侯就聞到了蕭奕身上的那股血腥味道,他嫌棄的皺眉,後退了一步,清了清嗓子:“那個,你三弟近來無事,你給他在戶部安排個閒位,叫他曆練曆練。”

蕭奕早就習慣了他的厭惡,唇角微勾,眼底卻是一片冰冷。

“侯爺好大的臉麵。”

一句毫不客氣的話,聽得承恩侯麵色變幻,陳氏捏著張帕子,滿臉堆笑:“二公子,雖然我隻是你的繼母,但三郎總歸是你親兄弟,不看僧麵看佛麵……”

蕭奕輕笑,聲音凜冽如冰。

“想死的話,我倒是可以安排他立馬上路。”-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