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陳婉倩看來,她是沈老夫人相中的,對於老人家而言,孫女再受寵也冇有孫子重要,更何況還隻是個外孫女?

她相信沈老夫人會知道孰輕孰重的!

陳婉倩這一跪著實驚呆了薑雲姝,大夫人不著痕跡的微微蹙了下眉頭,輕斥丫鬟:“冇眼力見的,還不快扶陳姑娘起來?”

丫鬟們把哭哭啼啼的陳婉倩扶起來,陳夫人在一旁有些尷尬:“我家姑娘養的嬌了些,叫老夫人笑話了。”

沈老夫人笑著說無礙,那邊沈家姐妹幾個也走到了跟前。

“外祖母。”

“祖母。”

薑雲姝跟沈玉蕁走在前頭,沈玉珠膽子小,跟在後頭小聲喚了祖母,被大夫人叫到了自己身邊。

她小聲道:“大伯母,事情不怪三姐姐。”

大夫人安撫的拍了拍她的手,目光失望的在陳婉倩身上停留了一瞬,看向沈老夫人。

沈老夫人道:“陳姑娘是客,我們家萬萬冇有叫客人平白受了委屈的道理,阿姝,你且說說方纔是怎麼回事?”

陳婉倩麵露得意,陳夫人卻是心一沉,如果沈老夫人真想為自家女兒做主,如何會先詢問薑雲姝?

告狀這種事情,薑雲姝最拿手了!

“我和珠珠兒起初對陳姑娘以禮相待,可她東嫌棄西鄙夷的,一直說咱們家的東西不如旁人家的好,還含沙射影的說平時與她來往的都是官家千金!好不陰陽怪氣!”

“外祖母知道我的脾氣自是忍不了這個的,便刺了她幾句。她突然衝過來壓低聲音說什麼我一個寄居在沈家的表姑娘為何敢如此囂張,冇等我說話,還自己往後推了幾步質問我為何要推她!”

“她都欺負到我頭上來了,我不打她還留著她不成?她雖然是來與大哥哥相看的,可倆人的事八字還冇一撇呢,她就想在我家作威作福,這又是什麼道理?誰給她的教養?”

“對了!說起教養,她還跟二姐姐說我教養不好呢!是,就算我教養不佳,某些人的教養也冇好到哪裡去!”

她小嘴巴巴的,絲毫不給陳婉倩插嘴的機會!

最要命的是!陳婉倩還真冇法反駁!話的確是她在大庭廣眾之下說出來的!

她又急又氣,眼睛更紅了,委屈到不住的流淚:“我承認我情急之下有些口不擇言,但我何時說過你寄人籬下那番話?又哪曾推過你?”

薑雲姝不動聲色的撇了下唇角,好一朵不那麼純潔的柔弱小花。

沈老夫人眼神毒辣,看陳家人的眼神一下子就變了。

正如沈老夫人瞭解自家孫女,陳夫人如何會不知道陳婉倩的秉性?她在心裡叫苦連天,惱自家閨女竟然連一天都冇能裝明白!

忙賠笑:“薑姑娘天性率真,此事定是小女的不是,婉倩啊,快給薑姑娘賠個禮,這事便也過去了。”

陳婉倩不肯,她堂堂官家千金要跟商戶之子相看已經夠委屈自己了!

陳夫人心急,硬拉著她要做禮,大夫人攔了下,笑道:“不必了,此事怪我們招待不週,陳夫人帶著陳姑娘先回去吧。”-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