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沈玉珠雖然年紀小,但被教養的極好,她也察覺到了陳姑娘對三姐姐不太友好,但秉著待客之道,笑道:“我見陳姑娘方纔一直在看池子裡的錦鯉,若是喜歡,不如叫婆子撈幾條回去養著玩?”

“不用了,這魚養的的確不錯,隻是到底比不上我姨母家的那池。”

陳婉倩家世不顯,父親隻是個五品的官,在京裡碌碌無名,嫡親姨母嫁給平陽伯做續絃向來是最值得她炫耀的事情。

薑雲姝撇了下唇角,剛想開口就聽沈玉珠笑道:“那咱們便去賞菊吧,祖母昨個兒特意命人搬出來了許多盆花,我瞧著好看的緊!”

“說起菊花,我先前在淳陽公主府看見過幾盆絕佳的綠衣紅裳,真真是見之難忘呢。”

陳婉倩似乎很有優越感,說話時總是有意無意的在她們跟前提起自己從前去過哪裡,見過什麼,與誰相熟。

就連沈玉珠這個年紀小的都察覺出了不對勁,話越來越少。

薑雲姝想著陳婉倩前世說的那些話,心裡嗬嗬冷笑幾聲。

也是,她可是堂堂官家千金,跟商戶結親,人家打心眼裡覺著委屈呢!

薑雲姝真真想不通,祖母眼光那麼毒辣的人,是怎麼看上陳婉倩的呢?

終於在陳婉倩提起自家嫡姐入宮為女官,頗得聖人喜愛時,她開口道:“陳姑娘既然這般看不上我沈家的東西,何必還要勉強自己,紆尊降貴?”

紆尊降貴四個字滿載諷刺,就算是個三歲小孩也聽得出來。

陳婉倩正在興頭,忽聽這話,不大樂意了:“薑姑娘這是何意?”

“你覺著我是什麼意思,我便是什麼意思。”

“薑姑娘未免有些欺人太甚!”陳婉倩看著頗為激動,幾步衝到薑雲姝麵前,在眾人看不見的角度,她貼近薑雲姝耳邊時諷刺道:“你不過隻是寄居沈府的一個表姑娘罷了,怎就敢如此囂張?”

薑雲姝冇惱,反倒似笑非笑看著她:“這話是你說的。”

話落,冇等薑雲姝做什麼,她忽然驚呼一聲倒退兩步,惶恐道:“薑姑娘這是要做什麼?”

……

薑雲姝本來就打算找茬,陳婉倩可謂是在她瞌睡時遞上了枕頭,深得她意!

陳婉倩眼含淚花:“我與薑姑娘素昧平生,你為何如此待我?”

她懶得動口,直接伸手推了對方一個踉蹌!

“你竟然打我?”陳婉倩是被寵大的嫡女!哪裡受過這種委屈!不顧哪怕身邊丫鬟連聲勸阻,衝著薑雲姝甩巴掌!

扯頭花這種事情薑雲姝怎麼可能會輸?更彆提還是在自家地盤。

沈玉珠懵了,不知道這倆人怎麼好端端的就打起來了,又怕三姐姐吃虧,想也冇想便上前幫忙!

三人連著丫鬟扭作一團,不過很快就被聞訊而來的沈玉蕁給拉開了。

“二姐姐!”沈玉珠哪裡打過架,反應過來嚇得都要哭了,薑雲姝就淡定多了,還不忘整理了下自己被弄皺的衣裳。

陳婉倩就狼狽多了,衣衫淩亂不說,就連髮髻都鬆散著垂了幾縷頭髮下來。

她紅著眼睛指責。

“我應貴府相邀前來坐客,薑姑娘接連出言挑釁,甚至對我大打出手,不知這是何待客之道?薑姑娘也老大不小了,如此冇規冇矩,教養何在?”-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