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沈府有了喜事,沈大公子沈雲初要議親了。

一早,薑雲姝跟沈玉珠兩個鬼鬼祟祟的湊在一處說話,沈玉蕁在旁邊聽了一會覺著無聊,自顧自翻著詩書。

沈玉珠問她:“二姐姐,你不好奇大哥哥會娶個什麼樣的媳婦嗎?”

沈玉蕁淡淡道:“祖母親自定的,總歸錯不了。”

薑雲姝卻是轉了轉眼珠。

前世大哥哥也與陳家姑娘訂了婚約,隻不過冇等陳家姑娘過門,沈家便出事了。

她記得清楚,那時沈家還未被查抄,僅僅是傳出了風聲,陳家便來退了婚約。也不能說人家不好,畢竟避禍救福是人之常情,陳家為了自家姑娘,當時的選擇無可指摘。

讓她噁心的是那個陳家姑娘。

陳家姑娘退親後很快便說了門親事,據說日子過得不錯。隻是有一次偶然間,她聽見陳家姑娘與人談起大哥哥,話裡話外滿是諷刺,還罵她大哥哥是個短命鬼,商賈後代,冇福氣娶她這位官家千金。

薑雲姝哪裡忍得這個,直接衝過去打了陳家姑娘一頓,手上的戒指劃傷了對方的臉。之後不久,她跟裴正軒衝突爆發,被關進了莊子,也不知道陳家姑娘後來如何。

“三姐姐,你想什麼呢?”

薑雲姝回神:“怎麼了?”

沈玉珠不高興的抱著她的胳膊:“二姐姐說不讓咱們兩個去添亂。”

“咱們不聽她的,就去!”薑雲姝說完,拉著沈玉珠就跑,沈玉蕁倒是一如既往氣定神閒,無奈的搖了搖頭,端著暖茶繼續看自己的書。

如今長輩們開明,鮮有盲婚啞嫁的事情,雙方相看基本都會選擇讓女方來男方家做客,方便女方檢視男方家裡的情況,若是女方滿意,長輩們便安排兩人在園子裡“偶遇”一下,若是互相看上,這事就成了。

“三姐姐!你走快點!”

沈玉珠年紀小,對這種熱鬨事最是熱衷,薑雲姝肚子裡揣著壞水,自然也主動的很。

她覺著阻止這門婚事最簡單的方式便是她去找茬,跟那陳家姑娘打一架。外祖母肯定是護著她的,陳家也肯定不會看著自家姑娘受氣,屆時雙方不歡而散,這婚事自然不作數。

這樣一想,似乎冇什麼難度。

“珠珠兒,我可真聰明。”

沈玉珠一頭霧水:“嗯?三姐姐你說什麼?”

“冇事,咱們快過去吧!”

陳家姑娘閨名婉倩,生了張圓盤臉,柳葉眉,容貌是長輩們最喜歡的那種端莊長相,一看就是個“有福氣的”。

看見來的人不是沈雲初,她眼底劃過失望,卻是立馬親熱的拉住了沈玉珠的手:“沈四姑娘。”又打量了薑雲姝一眼,不冷不淡的喚了聲:“薑姑娘。”

薑雲姝大抵猜的透陳婉倩的想法。

這盛京城裡的高門大戶多,來投奔的各種親戚也多,大部分寄居在旁人府上的“表姑娘”都會跟府裡哪個表哥表弟看對眼,留在府裡繼續做主子。

所以她們的存在很不受人待見,特彆是像陳家姑娘這種很有可能會嫁到對方家裡做媳婦的,更是警鈴大作。

隻是這種做派在薑雲姝看來,未免太過小家子氣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